抢救广袤大地上的民间文学“遗珠”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风俗习惯 人气:86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抢救广袤大地上的民间文学“遗珠”。 曲比兴义和当地文化志愿者千山松送常年在田野搜集这些片段。《勒俄特依》通常由男性歌者在婚礼、祭祀等仪式上赛歌,尽管已被列为省级非物

抢救广袤大地上的民间文学“遗珠”。  曲比兴义和当地文化志愿者千山松送常年在田野搜集这些片段。《勒俄特依》通常由男性歌者在婚礼、祭祀等仪式上赛歌,尽管已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会唱的人越来越少了。千山松送说。她曾前往不少婚礼和祭祀现场录音,但碍于某些仪式的私密性,效果都不太理想。曲比兴义和千山松送的共同愿望是尽可能多地留下老艺人们的原声,让后人感受彝族传统文化的魅力。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萧放说,研培计划旨在让传承成为人群的传承,而不仅是单个的传承人的传承。保持和扩大传承人群,是非遗在传承中延续历史文脉、永葆民族特性,并在当代生活中愈加枝繁叶茂的基础。

  五年来,民间文学建设日益受到重视和关注,中国史诗百部工程之外,中国少数民族口头传统专题数据库建设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专门史中华多民族谚语整理与研究等民间文学研究课题不断被列入国家哲学社科基金项目。顺应时代新视野、新高度,民间文学中的传统资源正在被更科学地记录、抢救、整理、利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巴莫曲布嫫表示这已经成了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她说,很多学者都在谈非遗要原汁原味,保存原真性、本真性。其实,历史上,非遗不仅是世代传承,而且是不断被创造的,是各时代的传承人群在与历史、自然和周围环境的互动中进行的再创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句话,我们要保护,但我们不要冻结。我们不能用凝固的眼光看待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使民间文学永葆活力并融入现代生活,潘鲁生表示,民协将编纂中国民间文艺乡土教材,发掘地方特色,编纂童谣、民间故事等民间文学读本,推动建立涵盖各年龄段和不同需求的民间文艺国民教育体系,还将实施民间文艺回归乡土计划,修复民间文艺生态。(周渊)

  吴元新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本想留在北京工作,后来在父亲的劝说下回南通从事蓝印花布技艺的传承。她还在学习过程中,研培计划的机会,给了她特别大的帮助。吴元新坦言,之前女儿对从事传统工艺的自信心不强、理解也不深入,她研修期间的导师是清华美院染服系的老师,老师引导她在慢慢熟悉蓝印花布的工艺、图案的基础上,又给予理论、设计等各个方面的指导,现在我出门都是穿女儿设计的衣服,时尚、精美。

  在侯仰军看来,一些民间文化遗产与大众日渐疏远的根本原因是缺乏活态传承。以民间故事为例,虽然我国的民间故事浩如烟海,但大家耳熟能详的很有限。《灰姑娘》 在中国几乎尽人皆知,可有多少人知道我国的民间故事 《叶限》? 它的情节比 《灰姑娘》 更跌宕、内涵更有深意,且早在唐代就被记录了下来。

  如今,吴元新还做起了社会传承,给许多服装企业办起了培训班,第二年,他发现许多企业的服装设计师都把蓝印花布的元素融入了产品中,这样不断放大蓝印花布的影响力,最终让其焕发出了更强大的生命力。

  将民间文学列为国家经典并不意味着束之高阁,相反,接地气、聚人气才是它最鲜明的特点。中国民协国内联络部主任侯仰军表示:民间文化遗产融入现实生活,要成为老百姓日用而不觉的必需品,而不是博物馆里的陈列品,更不是市场的奴隶。

  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吴元新讲了一个故事,他在调研时看到非遗传承人刘大炮生前一直坚持本真性的传承,以复制老的蓝印花布纹样为主要的传承方式,左顾右盼不敢创新,严重影响了他非遗项目的传承与发展,像这样的案例在我们身边还有许多。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凝聚着数代民间文艺家的心血。潘鲁生和邱运华详细地盘点了家底:自1984年启动编纂的 《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 和 《中国谚语集成》,通过拉网式普查整理出版90卷省卷本、1.2亿字,被誉为中国的文化长城;在前任主席冯骥才带领下,中国民协于2010年启动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积累了约18亿字的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据库。

  近年来,吴元新在传承的基础上开拓创新,传承的蓝印花布已由农村家用纺织品逐渐转化为现代装饰品。尤其是近三年,南通蓝印花布不断开发和研制新品种,从原来的单面印花发展为双面印花,从原来单一的纯棉布发展为真丝、棉麻等面料印花,从原来的蓝白两色发展为复色。并先后创意设计了壁挂系列、包袋系列、丝巾领带系列、鞋帽系列、玩具系列、工艺品系列等六个大类,近千个品种。充分发挥出蓝印花布的艺术潜能和优势,把创新和传承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良性发展态势。

  这是民间文学保护首次被系统地列入国家工程,它将建起迄今为止最大的口头文学遗产资料库。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颇感欣慰。行走在大地、奔波在田间,五年来,参与抢救与保护的人力、物力都在增加,民间文学正走向多元化、多层次的保护和发展格局。守护文化乡愁,使民间文化遗产与时俱进融入现实生活,焕发无穷生命力,这已成为民间文艺家们共同的使命。

  数据显示,文化部已命名了4批共1986名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国家自2008年起,补助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每人每年8000元,2016年起提高为每人每年2万元;并已累计支持对571位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了抢救性记录。

  2013年,四川乐山马边彝族自治县文化馆副馆长曲比兴义完成了一项壮举将彝族创世史诗 《勒俄特依》 译成白话文读本出版。他说,作为彝族最早集体创作的口承民间文学作品,《勒俄特依》 所描述的故事发生在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初期,可见历史之悠久。

  传承不能泥古,创新不能越界

  像《勒俄特依》这样行走在消逝边缘的史诗,在全国各地不胜枚举。2012年,旨在抢救我国濒危史诗资源的中国史诗百部工程启动,计划通过影音摄制、文本整理、数据库建设3种方式,记录100组艺人演述的史诗。至2016年,已立项46项子课题,经典英雄史诗与首次发现的濒危民族史诗均有涉及,其中,关于 《勒俄特依》的课题是2015年立项的。

  编者

  民间文学续存民族文化记忆,不间断地为一个国家的文化活力提供支撑。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邱运华看来,民间文学为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养分,是文化自信的中流砥柱。观西方启蒙运动、文艺复兴,每当文化处于低潮时,艺术家们便自觉地从民间文学中汲取营养,歌德的《浮士德》 就是如此。在中国,《诗经》、《楚辞》、唐诗、宋词造就的文化高原也有民间文学的积累。民间文学还是塑造当代中国人文精神的重要力量,它所蕴含的风俗习惯、伦理观念、价值观、审美趣味等,直接参与了当代中国的人文精神塑造过程。

  吴元新深有感触地说,非遗传承发展不仅要对其历史价值、传统技艺予以坚守,也要通过设计创新,把传统技艺和当下时尚相结合并被大众喜爱。没有需求,没有市场,非遗传承发展就成了一句空话。

  随着传统乡村生活远去、老一辈传承人去世,民间文学面临生存危机,为抢救这些散落在广袤大地上的遗珠,民间文艺家们步履不停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抢救广袤大地上的民间文学“遗珠”

关键词: 民间文学

上一篇:非遗 资本:有潜力 有难度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