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 李商隐《曲江》鉴赏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150 发布时间:2019-07-14
摘要:唐诗鉴赏: 李商隐《曲江》鉴赏。 由于写“一声”就发生二个特殊的剧情,与“吹角当城片月孤”一类写景抒情诗句同中有异。呜咽的角声又形成一种凄凉气氛,这“潋潋”的江水,黯

唐诗鉴赏: 李商隐《曲江》鉴赏。  由于写“一声”就发生二个特殊的剧情,与“吹角当城片月孤”一类写景抒情诗句同中有异。呜咽的角声又形成一种凄凉气氛,这“潋潋”的江水,黯然失神的年逾古稀,水中的汀洲,也都包蕴几分寒意。“微”、“寒”等字均著心境色彩,写出了望乡人的莫明其妙感受。

  第五句承“空闻”句。明清陆机因被太监孟玖所谗而受诛,临死前悲叹道:“华亭(陆机故宅旁谷名)鹤唳,岂可复闻乎?”这里用以暗指甘露事变时期大批判朝臣惨遭宦官大屠杀的状态,回应次句“鬼悲歌”。第六句承“望断”句与颔联。西晋灭亡前,索靖预言到天下将乱,指着黄冈宫门前的铜驼叹息道:“拜望汝在荆棘中耳!”这里借以抒写对唐王朝国运将倾的焦灼。那八个有趣的事都用得特别精切,不仅仅使困难明言的气象获得既微而显的抒发,而且提升了全诗的正剧气氛。两句似断实连,隐含着因果联系。

  暮色苍茫,最易牵惹乡思离情。小说家的故家在长安杜陵,长安在黄州西南。“回首夕阳红尽处,应是长安。”(宋张舜民《卖花声》)“微阳潋潋落寒汀”,正是西望景象。而三句却作转语说:“不用凭栏苦回首”,似是自己劝解,因为“故乡七十五长亭”,固然回忆又岂能望尽那迢递关山?那是不是认的语势,实际上造成唱叹,起着深化诗情的机能。

  那首诗在思维方面有多少个猛烈的风味:既借曲江今昔暗寓时事,又通过对音讯的感受抒写“伤春”之情。就全篇来讲,“天荒地变”之悲并不是主体,“伤春”才是真正的着力。就算诗中正面写“伤春”的独有两句(六、八两句),但骨子里前边的具有描写都一贯直接地围绕着那几个大旨,都透暴光一种浓重的“伤春”气氛,所以末句点明题旨,仍显得大功告成。

杜牧

曲 江

  呜轧江楼角一声, 微阳潋潋落寒汀。
  不用凭栏苦回首, 故乡七十五长亭。

李商隐

  唐时每州都有一个郡名(因高祖武德元年改隋郡为州,玄宗天宝元年又改州为郡,肃宗时复改为州,所以有这种气象),“齐安”则是黄州的郡名。诗当作于武宗会昌初笔者出守黄州时期。

  三、四承“望断”句,说以前乘金舆陪同皇上游赏的天生丽质宫妃已不复来,独有曲江流水依然在宁静中流向玉殿旁的御沟(曲江与御沟相通)。“不返”、“犹分”的引人瞩目对照中,显现出一幅萧疏冷寂的曲江气象,满含着Infiniti沧海桑田今昔之感。文宗修缮曲江亭馆,游赏下苑胜景,本想苏醒升平好玩的事。甘露事变一同,受制家奴,形同幽囚,翠辇金舆,遂绝迹于曲江。这里,正寓有升平不返的沉沉感叹。下两联的“残山剩水”之悲和“伤春”之感都从此生出。

  那首宦游思乡之作,赞许者差不离不期而同地称引其末句。明人杨慎说:“大约牧之诗,好用多少垛积,如‘南朝四百八十寺’、‘二十四桥月球夜’、‘故乡七十五长亭’是也。”(《升菴诗话》)清王渔洋更说:“唐诗如‘故乡七十五长亭’、‘红阑四百九十桥’,皆妙,虽‘算博士’何妨!……高手驱使自不觉也。”(《带经堂诗话》)说它数字运用颇妙,确不乏见地;兹再予伸论如下。

  曲江,是明朝长安最大的仙境风景区,“开元中疏凿为胜境……花卉环周,烟水明媚。都人游赏,盛于二月相月之节”(康骈《剧谈录》)。安史乱后荒凉。李炎颇想过来升平轶事,于大和两年(835)十月派神策军修治曲江。十二月,赐百官宴于曲江。甘露之变发生后赶紧,下令罢修。李义山那首诗,就是变化后第二年仲春写的。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 李商隐《曲江》鉴赏

关键词: 澳门微尼斯人 诗 歌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