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诗集: 卷一十五 燕射歌辞三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95 发布时间:2019-08-17
摘要:○ 伤歌行 《伤歌行》,侧调曲也。古辞伤日月代谢,年命遒尽,绝离知友,伤而作歌也。 昭昭素明亮的月,辉光烛作者床。忧人不可能寐,耿耿夜何长。轻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揽

  ○ 伤歌行
  
  《伤歌行》,侧调曲也。古辞伤日月代谢,年命遒尽,绝离知友,伤而作歌也。
  昭昭素明亮的月,辉光烛作者床。忧人不可能寐,耿耿夜何长。轻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东埃德蒙顿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小编肠。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
  
  ○ 同前 唐·张籍
  
  黄门诏下促收捕,京兆尹系里正府。出门无复部曲随,亲人相逢不容语。辞成谪尉孟加拉湾州,受命不得弹指留。身著青衫骑恶马,南门之东无送者。邮夫防吏急喧驱,往往惊堕乌芋下。长安里中荒大宅,硃门已除十二戟。高堂舞榭柔鱼弦,美女遥望西北天。
  
  ○ 伤哉行 孟郊
  
  众毒蔓贞松,一枝难久荣。岂知黄庭客,仙骨生不成。春色舍芳蕙,秋风绕枯茎。弹琴不成曲,始觉知音倾。馆月改旧照,吊宾写馀情。还舟空江上,波浪送铭旌。
  
  ○ 同前 庄南杰
  
  兔走乌飞不遇到,人事依稀速如电。西王母夭桃一度开,玉楼红粉千回变。车驰马走雍州道,石家旧宅空荒草。秋雨残酷不惜花,水芙蓉一一惊香倒。劝君莫谩栽荆棘,秦皇虚费驱山力。英风一去更无言,白骨沈埋暮山碧。
  
  ○ 悲歌行
  
  悲歌能够当泣,远望可以金当归。驰念家乡,郁郁累累。欲回家无人,欲渡河无船,心绪无法言,肠中车轮转。
  
  ○ 同前 唐·李白
  
  悲来乎,悲来乎,主人有酒且莫斟,听本人一曲悲来吟。悲来不吟还不笑,天下无人知小编心。君有数斗酒,小编有三尺琴。琴鸣酒乐两相得,一杯不啻千钧金。悲来乎,悲来乎,天虽长,地虽久,金玉锦绣应不守。富贵百多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都有。孤猿坐啼坟前一个月,且须一尽杯中酒。悲来乎,悲来乎,凤鸟不至河无图,微子去之箕子奴。汉帝不忆李将军,楚王放却屈大夫。悲来乎,悲来乎,秦家李通古早追悔,虚名拨向身之外。范子何曾爱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剑是一夫用,书能知姓名,甘龙不肯干万乘,卜式未必穷一经。还须黑头取方伯,莫谩白首为先生。
  
  ○ 悲哉行 晋·陆机
  
  《歌录》曰:“《悲哉行》,魏穆皇帝造。”《乐府解题》曰:“陆机云:‘旅客芳春林。’谢惠连云:‘羁人感阳节。’皆言客游感物忧思而作也。”
  旅客芳春林,春芳伤客心。和风飞清响,鲜云垂薄阴。蕙草饶淑气,时鸟多好音。翩翩鸣鸠羽,喈喈仓庚音。幽兰盈通谷,长莠被高岑。女萝亦有托,蔓葛亦有寻。伤哉客游士,忧思一何深。目感随气草,耳悲咏时禽。寤寐多少路程念,缅然若飞沈。原托归风响,寄言遗所钦。
  
  ○ 同前 宋·谢灵运
  
  萋萋春草生,王孙游有情。差池燕始飞,夭袅柳始荣。灼灼桃悦色,飞飞燕弄声,檐上云结阴,涧下风吹清。幽树虽改观,终始在新生。松茑欢蔓延,樛葛欣蔂萦。眇然游宦子,晤言时未并。鼻感改朔气,眼伤变节荣。撂倒岂徒然,澶漫绝音形。风来不可托,鸟去岂为听。
  
  ○ 同前 谢惠连
  
  羁人感仲春,缘感欲回泬。我行讵几时,华实骤舒结。睹实际情况有悲,瞻华意无悦。览物怀同志,怎样复乖别。翩翩翔禽罗,关关鸣鸟列。翔鸣常畴偶,所叹独乖绝。
  
  ○ 同前 梁·沈约
  
  旅游媚年春,年春媚游人。徐光旦垂彩,和露晓凝津。时婴起稚叶,蕙气动初蘋。一朝阻旧国,万里隔良辰。
  
  ○ 同前 唐·孟云卿
  
  孤兒去慈亲,远客丧主人。莫吟苦辛曲,此曲何人忍闻。可闻不可说,去去无期别。行人念前程,不待参辰没。朝亦常苦饥,暮亦常苦饥。飘飘万馀里,贫贱多是非。少年莫远游,远游多不归。
  
  ○ 同前 白居易
  
  悲哉为儒者,力学无法疲。读书眼欲暗,秉笔手生胝。十上方一第,成名常苦迟。纵有宦达者,两鬓已成丝。可怜少壮日,适在穷贱时。娃他爸老且病,焉用富贵为。沈沈硃门宅,中有乳臭兒。状貌如女子,光明膏粱肌。手不把书卷,身不擐戎衣。二十袭封爵,门承勋戚资。春来不断出,服御何轻肥。朝从牧猪徒饮,暮有倡楼期。评封还酒债,堆金选蛾眉。声色狗马外,其馀一无知。山苗与涧松,地势随高卑。古来无可奈何何,非君独伤悲。
  
  ○ 同前 鲍溶
  
  促促晨复昏,死生同一源。贵年不惧老,贱老伤久存。朗朗哭前歌,绛旌引幽魂。来为千金子,去卧百草根。黄土塞生路,悲风送回辕。金鞍旧良马,四顾不入门。生结千岁念,荣及百代孙。黄金买性命,白刃仇一言。宁知北山上,松柏侵田园。
  
  ○ 妾薄命二首 魏·曹植
  
  《乐府解题》曰:“《妾薄命》,曹植云:‘日月既逝湖北。’盖恨燕私之欢不久。梁简文帝云:‘名都多丽质。’伤良人不返,王昭君远聘,卢姬嫁迟也。”
  携玉手,喜同车。比上云阁飞除。钓台蹇产清虚,池塘灵沼可娱。仰泛龙舟绿波,俯擢黄参枝柯。想彼宓妃洛河,退咏汉女湘妃。
  日月既逝湖北,更会兰室洞房。华灯步障舒光,皎若日出东瀛。促樽合坐行觞。主人起舞{沙皿}盘,能者穴触别端。腾觚飞爵阑干,同量等色齐颜。放肆交属所欢,硃颜发外形兰。袖随礼容极情,妙舞仙仙体轻。裳解履遗绝缨,俯仰笑喧无呈。览持佳人玉颜,齐举金爵翠盘。手形罗袖良难,腕弱不胜珠环,坐者叹息舒颜。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纳都梁,鸡舌五味杂香。进者何人齐姜,恩重爱深难忘。召延亲好宴私,但歌杯来何迟。客赋既醉言归,主人称露未晞。
  
  ○ 同前 梁·简文帝
  
  名都多卓越,本自恃容姿。荡子行未至,秋胡无定时。玉貌歇红脸,长嚬串翠眉。奁镜迷朝色,缝针脆故丝。本异摇舟咎,何关窃席疑。生离什么人拊背,溘死讵来迟。王皓月貌本绝,踉跄入氈帷。卢姬嫁日晚,非复少年时。转山犹可遂,乌白望难期。妾心徒自苦,傍人走访嗤。
  
  ○ 同前 刘孝威
  
  二〇一八年从越障,今岁殁胡庭。严霜封碣石,惊沙暗井陉。玉簪久落鬓,罗衣长挂屏。浴蚕思漆水,挑桑忆郑坰。寄书朝鲜吏,留钏武安亭。的言戎夏隔,但念心契冥。不见丰城剑,千祀复同形。
  
  ○ 同前 刘孝胜
  
  冯姜朝汲远,徐吾夜火穷。旧井长逢幕,邻灯欲未通。五逐无来娉,三娶尽凶终。离灾阳禄观,就废昭台宫。乘屯迹虽淑,应戚理恆同。复传苏国妇,故爱在房栊。愁眉歇巧黛,啼妆落艳红。织书凌窦锦,敏诵轶繁弓。离剑行业合,春床勿怨空。
  
  ○ 同前 唐·崔国辅
乐府诗集: 卷一十五 燕射歌辞三。  
  虽入秦帝宫,不上秦帝床。夜夜玉窗里,与她卷罗裳。
  
  ○ 同前 武平一
  
  有女妖且丽,徘徊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何人。瓠犀发皓齿,双蛾嚬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调控。常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子夫前入侍,飞燕复当时。正悦掌中舞,宁哀团扇诗。洛川昔云遇,高唐今尚违。幽閤禽雀噪,闲阶草露滋。流景一何速,年华不可追。解珮安所赠,怨咽空自悲。
  
  ○ 同前 李百药
  
  团扇秋风起,长门夜月明。羞闻拊背入,恨说舞腰轻。太常应已醉,刘君恆带醒。横陈每虚设,吉梦竟何成。
  
  ○ 同前 杜审言
  
  莲红长门闭,苔青永巷幽。宠移新爱夺,泣下故情留。啼鸟惊残梦,飞花搅独愁。自怜春色罢,团扇复迎秋。
  
  ○ 同前 刘元淑
  
  自从告辞守空闺,遥闻作战起云梯。夜夜愁君辽国外,年年弃妾渭桥西。仲春白清远空暖,紫燕衔花向庭满。彩鸾琴里怨声多,飞鹊镜前妆梳断。哪个人家夫婿不从征,应是渔阳别有情。莫道红颜燕地少,家家还似宿迁城。且逐新人殊末归,还令秋至夜霜飞。北斗星前横度雁,南楼月下捣寒衣。夜深闻雁肠欲绝,独坐缝衣灯又灭。暗啼罗帐空自怜,梦度阳关向什么人说。每怜姿色就像是神,怎样薄命不胜人。原君朝夕燕山至,好作明年科柳春。
  
  ○ 同前 唐·李白
  
  汉帝重钟欣桐(英文名:Gillian Chung),贮之白金屋。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宠极爱还歇,妒深情却疏。长门一步地,不肯暂回车。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昔日佞客,今成断根草。以色事外人,能得何时好。
  
  ○ 同前 孟郊
  
  不惜十指弦,为君千万弹。常恐新声至,坐使故声残。弃置明日悲,就是前几日欢。将新变故易,持故为新难。太平山有蘼芜,泪叶长不干。空令后代人,采掇幽思攒。
  
  ○ 同前 张籍
  
  薄命妇,良家子,无事入伍去万里。汉家国君平胡人,护羌都督裹尸归。念君此行为死别,对君裁缝泉下衣。与君二十六日为夫妻,千年万岁亦相守。君爱龙城交战功,妾原青楼欢欣同。人生各各有所欲,讵得将心入君腹。
  
  ○ 同前三首 李端
  
  忆妾初嫁君,花鬟如绿云。回灯入刺桐花,对面脱罗裙。折步教人学,偷香与客熏。相貌南国重,名字北方闻。一从失恩意,转觉身憔悴。对镜不梳头,倚窗空落泪。新人莫恃新,秋至会无春。平昔闭在长门者,必是宫中第壹人。
  玉垒城边争走马,铜蹄市里共乘舟。鸣环动珮思数不完,掩袖低巾泪不流。畴昔将歌邀客醉,近来欲舞对君羞。忍怀贱妾一生曲,独上珠海旧旅舍。
  自从君弃妾,憔悴不羞人。唯馀坏粉泪,未免映衫匀。
  
  ○ 同前 唐·卢纶
  
  妾年底二八,两度嫁狂夫。薄命今犹在,坚贞扫地无。
  
  ○ 同前 卢弼
  
  君恩已断尽成空,追想娇欢恨莫穷。长为蕣华光晓日,什么人知团扇送秋风。白金买赋心徒切,清路飞尘信莫通。闲凭玉栏思好玩的事,五回春暮泣残红。
  
  ○ 同前 胡曾
  
  Gil宝(英文名:吉莉安 Chung)初失汉皇恩,旧赐罗衣亦罢薰。欹枕夜悲金屋雨,卷帘朝泣玉楼云。宫前叶落鸳鸯瓦,架上尘生翡翠裙。龙骑不巡时渐久,长门长掩绿苔文。
  
  ○ 同前 王贞白
  
  薄命头欲白,频年嫁不成。秦女未十五,昨夜事公卿。岂有机杼力,空传歌舞名。妾专修妇德,媒氏却相轻。   

  ○ 周三声调曲 庾信
  
  曲序曰:“元春飨会豪礼,宾至食举,称觞荐玉。六律既从,八风斯暢。以歌伟大的事业,以舞成功。”
  
  ○ 宫调曲五首
  
  气离清浊割,元开天地分。三才初辨正,陆个人始成文。继天爰立长,安民乃树君。其明广如日,其泽厚如云。惟昔笔者文祖,拨乱拒讴歌。八分未抚运,八百不陵河。礼敷天下信,乐正神人和。风尘行息警,江海欲无波。
  笔者皇承下武,革命在君临。膺图当舜玉,嗣德受尧琴。沈首多推运,阳城有让心。就日先知远,观渊早见深。玄精致充实委御,苍正乃皆平。履端朝国际,年祥庆百灵。玉帛咸观礼,华戎各在庭。凤响中瓜时,天文正玉衡。皇基自天保,万物乃由庚。
  握衡平地纪,观象正天枢。祺祥钟赤县,灵瑞炳皇都。更受昭华玉,还披兰叶图。金波来白兔,弱木下苍乌。玉斗调魏穆皇帝,金沙富国租。青丘还扰圃,丹穴更巢梧。安乐新咸庆,长生百福符。
  明明九族序,穆穆四门宾。阴陵朝北附,蟠木引东臣。涧途求板筑,溪源取钓纶。多士归贤戚,维城属茂亲。贵位连南斗,高荣据北辰。迎时乃推策,司职且班神。日月之所照,霜露之所均,永从文轨一,长无外户人。
  郁盘舒栋宇,峥嵘侔竹秋。拱木诏林衡,全模征梓匠。千栌绮翼浮,百栱长虹抗。北去衡阳道,南来偃师望。龙首载文■,云楣承武帐。居者非求隘,卑宫岂难尚。壮丽天下观,是以从萧相。
  
  ○ 变宫调曲二首
  
  帝游光出震,君明擅在离。岩廊惟钟情,钦若尚无为。龙穴非难附,鸾巢欲可窥。具茨应不远,汾阳宁足随。烝民播殖重,沟洫劬劳多。桑林还注雨,积石遂开河。明征逢永命,平秩值年和。更有《薰风曲》,方闻《晨露歌》。
  移风广轩历,崇德盛唐年。成文兴大雅,出豫动钧天。黄钟六律正,阊阖八风宣。孤竹调阳管,空桑节雅弦。舞林鸾更下,歌山凤欲前。闻音能辨俗,听曲乃思贤。感物观治乱,治心理防线未然。君子得其道,太平何有焉。
  
  ○ 商调曲四首
  
  君以宫唱,宽大而谟明;臣以商应,闻义则可行。有熊为政,访道於容成;殷汤受命,委任於阿衡。忠其敬事,有罪不逃刑;诵其箴谏,言之无隐情。有刚有断,四方能够宁;既颂既雅,天下乃升平。专精一致,金石为之开;动有两心,内人恩情乖。苟利社稷,无有不尽怀;昊天降祐,元首惟康哉。
  百川俱会,大海所以深;群材既聚,故能成邓林。猛虎在山,百兽莫敢侵;忠臣处国,天下无差别心。昔笔者文祖,执心且危虑;驱翦豺狼,经营此天步。今我受命,又无敢逸豫;惟尔弼谐,各可见竞惧。
  礼乐既正,人神所以和。玉帛有序,志欲静干戈。各分符瑞,俱誓裂山河。明天相乐,对酒且当歌。道德以喻,听撞钟之声;神奸不若,观铸鼎之形。酆宫既朝,诸侯於是穆;岐阳或狩,淮夷自此平。若涉大川,言凭於舟楫;如和鼎实,有寄於盐梅。君臣紧凑,可以静氛埃。得人则治,何世无奇才。
  风力是举,而台阶序平。重黎既登,而世界位成。功无与让,铭太常之旌;世不失责,受骍毛之盟。辑瑞班瑞,穆穆於尧门;惟翰惟屏,膴々於周原。功成而治定,礼乐斯存,复子而明辟,姬旦何言。
  
  ○ 角调曲二首
  
  止戈见於绝辔之野,称伐闻於丹水之征。信义俱存,乃先忘食;五材并用,何人能去兵。虽传奇人物之大宝曰位,实天地之大德曰生。泾渭同流,清浊异能;琴瑟并御,雅郑殊声。扰扰烝人,声教不一;茫茫禹迹,车轨未并。志在四海而尚恭俭,心包宇宙而无骄盈。言而无文,行之不远;义而无立,勤则无成。恻隐其心,训以慈惠;流宥其过,哀矜典刑。
  匡赞之士,或从渔钓;云雨之才,乍叹幽谷。寻芳者追深迳之兰,识韵者探穷山之竹。克明其德,贡以三事;树之风声,言于九牧。协用五纪,风若从时;农用八政,甘作其穀。殊风共轨,见之周南;异亩同颖,闻之康叔。祁寒暑雨,是无胥怨;天覆云油,滋焉渗漉。幸无谢上古之淳人,庶能够封之於比屋。
  
  ○ 徵调曲六首
  
  乾坤以含养覆载,日月以贞明照临。达人以外市为务,明君以全体成员为心。水波澜者源必远,树扶疏者根必深。云雨取施无不洽,廊庙求才多所任。
  淳风布政常无欲,至道防人能变俗。求仁义急於水火,用礼让多於菽粟。屈轶无佞人可指,獬豸无繁刑可触。王道荡荡用无为,天下三人何人不足。
  有影响的人千年始平生,亚马逊河千年始一清。摄提以之而从纪,玉烛於是而高雅。西北能够补地缺,西南能够正天倾。浮鼋则拉克代夫海可厉,运锸则南山可平。众仙就朝於瑶水,群帝受享於明庭。怀和则韎任并奏,功烈则钟鼎俱铭。
  三光以记物呈形,四时以裁成正位。雷风大高山之响,寒暑通阴阳之气。武功则六合攸同,文化教育则二仪经纬。有道则咸浴其德,好生则各繁其类。白日经满月则移,明亮的月横汉满而亏。能亏能缺既无为,虽盈虽满则不危。开信义以为苑囿,立道德以为城阙。周监二代所损益,郁郁乎文其能够。庖牺之亲临佃渔,神农大帝之躬秉耕稼。汤则救旱而忧勤,禹则正冠而费力。草上之风无不偃,君子之甿知可化。将欲比德於三皇,未始追踪於五霸。
  纤纤不绝林薄成,涓涓不独有江河生。事之毫发无谓轻,虑远防微乃不倾。云官乃垂拱大君,凤历惟钦明元首。类上帝而禋六宗,望山川而朝群后。地镜则山泽俱开,河图则鱼龙合负。笔者之天网莫不应当,阊阖九关天门开。卿相则风浪玄感,匡赞则星辰下来。既兴周室之三圣,乃举清朝之八才。莘臣参考於左相,天老教政於中台。其宜作则於明哲,故无崇信於奸回。
  麦月和气万类繁,君主道合天地尊。黎人耕植於义圃,君子翱翔於礼园。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咎繇为谋不仁远,士会为政群盗奔。克宽则昆虫内向,彰信则殊俗宅心。浮桥有月支抱马,上苑有乌孙学琴。赤玉则大澳大利亚湾输赆,白环则西山献琛。无劳凿空於大夏,不待蹶角於蹛林。
  
  ○ 羽调曲五首
  
  树君所以牧人,立法所以静乱。首恶既其南巢,元凶於是北窜。居休气而四塞,在光线而两旦。是以雨施作解,是以风行惟涣。周之文武洪基,光宅天下文思。千载克圣咸熙,七百在自个儿应期。实昊天有成命,惟四方其训之。
  运平后亲之俗,时乱先疏之雄。逾芜湖而驱象,济弱水而承鸿。既浮干吕之气,还吹入律之风。钱则都内贯朽,仓则常平粟红。火中乃寒乃暑,年和一风一雨。听钟磬,念封疆。闻笙竽,思畜聚。瑶琨筱簜既从,怪石铅松即序。长乐善马成厩,水衡白金为府。
  百川乃宗巨海,众星是仰北辰。九州攸同禹迹,四海合德尧臣。广安栖於鸣凤,灵畤牧於般麟。云玉叶而五色,月白堕而两轮。凉风迎时北狩,大雪戒节南巡。山无藏於紫玉,地不爱於黄银。虽南征而北怨,实西略而东宾。既永清於四海,终有庆於一个人。
  定律零陵玉管,调钟始平铜尺。龙门之下孤桐,列日之滨鸣石。河灵於是让珪,山精所以奉璧。涤九川而赋税,刊三危而纳锡。北里之禾六穗,江淮之茅三脊。能够玉检封禅,能够金绳探册。终永保於鸿名,足扬光於载籍。
  太上之有立德,其次之谓立言。树善滋於务本,除恶穷於塞源。冲深其智则厚,昭明其道乃尊。仁义之财不匮,忠信之礼无繁。动天无有不届,惟时无幽不彻。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自非刚克掩义,无所离于剿绝。
  
  ○ 隋元会大飨歌
  
  《隋书·乐志》曰:“元会,天皇出入殿庭奏《皇夏》,郊丘、社、庙同用,皇太子出入奏《肆夏》,食举奏食举歌,上寿酒奏上寿歌。”
  
  ○ 皇夏
  
  深哉皇度,粹矣天仪。司陛整跸,式道先驰。八屯雾拥,七萃云披。退扬进揖,步矩行规。句陈乍转,华盖徐移。羽旗照耀,珪组陆离。居高念下,居安虑危。照临有度,纪律无亏。
  
  ○ 肆夏
  
  惟熙帝载,式固王猷。体乾建本,是曰孟侯。驰道美汉,寝门称周。德心既广,道业惟优。傅保斯导,贤才与游。瑜玉发响,画轮停辀。皇基方峻,匕鬯恆休。
  
  ○ 食举歌八首
  
  燔黍设教礼之始,五味相资火为纪。平心和德在甘旨,牢羞既陈钟石俟,以斯而御扬盛轨。
  保健必敬礼食昭,时和岁阜庶物饶。盐梅既济鼎铉调,特以肤腊加臐膮,威仪济济懋朝廷。
  饔人进羞乐侑作,川潜之脍云飞臛。甘酸有宜芬勺药,金敦四季豆盛交错,御鼓既声安以乐。
  玉食惟后膳必珍,芳菰既洁重秬新。是能安体又调神,荆包毕至海贡陈,用之有节德无垠。
  嘉羞入馈犹化谧,沃土名滋帝台实。阳华之菜雕陵栗,鼎俎芬芳豆笾溢,通幽致远车书一。
  道高物备食多方,山肤既善水豢良。桓蒲在位簨业张,加笾折俎烂成行,恩风下济道化光。礼以安国仁为政,具物必陈饔牢盛。罝罘斤斧顺时令,怀生熙熙皆得性,於兹宴喜流爱新觉罗·嘉庆帝。
  皇道四达礼乐成,临朝日举表时平。甘芳既饫醑以清,扬休玉卮正特性,隆笔者帝载永明明。
  
  ○ 上寿歌
  
  俗已乂,时又良。朝玉帛,会服装。基同北辰久,寿共南山长。黎元鼓腹乐未央。
  
  ○ 隋宴群臣登歌
  
  皇明驭历,仁深海县。载择良辰,式陈高宴。颙颙卿士,昂昂侯甸。车旗煜爚,衣缨葱蒨。乐正展悬,司宫饰殿。三揖称礼,九宾为传。圆鼎临碑,方壶在面。《鹿鸣》成曲,《嘉鱼》入荐。筐篚相辉,献酬交遍。饮和饱德,恩风长扇。
  
  ○ 隋皇后室内歌
  
  《仪礼》曰:“燕歌,乡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蘋》。”郑康成云:“王后、太岁、老婆房中之乐歌也。《周南》《召南》风化之本,故谓之乡乐,用之房中以及朝庭飨燕、乡射、吃酒也。”《周官、磬师》:“掌教燕乐之钟磬。”《传》云:“燕乐,房中之乐,所谓阴声也。”《诗·传》曰:“国王有房中之乐,天子以《周南》,诸侯以《召南》。”《隋书·乐志》曰:“高嬴政潜时,颇好音乐,尝倚琵琶作歌二章,名曰《地厚》《天高》,讬言夫妇之义。牛弘修皇后房间里之乐,因取之为室内曲。命妇入,并登歌上寿并用之。炀帝伟大职业初,柳顾言议,认为房间里乐者,主为王后弦歌讽诵以事君子,故以房室为名,其乐必有钟磬。乃益歌钟歌磬,土革丝竹副之,并升歌下管,总名室内之乐。女奴肄习,朝燕用焉。”
  至顺垂典,正内弘风。母仪万国,训范六宫。求贤启化,进善宣功。家邦载序,道业斯融。
  
  ○ 晋代飨乐章
  
  《五代会要》曰:“晋天福七年寒冬,太常奏:正至王公上寿、皇帝举酒奏《玄同之乐》,天子三饮皆奏《文同之乐》,食举奏《昭德之舞》,次奏《成功之舞》,国君降坐奏《滨州之乐》。其辞并崔棁等造。”《唐馀录》曰:“天福两年十四月冬至节,朝群臣,举觞奏《玄同》,三爵登歌奏《文同》,四爵登歌作,群臣饮宫悬乐作,又奏龟兹及《霓棠法曲》,以须食毕。於时众闻龟兹、法曲,雅郑杂糅,固已非之。二〇一八年元春,上寿登歌,发声悲离烦慝,如虞殡《薤露》之音,观众以为不祥。”
  
  ○ 初举酒文同乐
  
  赫矣昌运,明哉圣皇。文兴坠典,礼复旧章。鸳鸾济济,鸟兽跄跄。一个人有庆,万福无疆。
  
  ○ 再举酒
  
  大明御宇,至德动天。君臣庆会,礼乐昭宣。剑佩成列,金石在县。椒觞再献,宝历万年。
  
  ○ 三举酒
  
  朝野无事,寰瀛大康。巨人有作,盛礼重光。万国执玉,千官奉觞。南山永固,天荒地老。
  
  ○ 四举酒
  
  八表欢无事,早秋贺有成。照临同日远,渥泽并云行。河变千年色,山呼万岁声。愿修封岱礼,方以称文明。
  
  ○ 群臣酒行歌
  
  剑佩俨如林,齐倾拱北心。渥恩颁美禄,《咸》《濩》听和音。一德君臣合,重瞳日月临。歌时兼乐圣,唯待赞泥金。
  万国咸归禹,千官共祝尧。拜恩瞻凤扆,倾耳听《云》《韶》。运启金行远,时和玉烛调。酒酣齐抃舞,同贺圣齐国。
  重三陈高会,群臣侍御筵。玉墀留爱景,金殿蔼祥烟。振鹭涵天泽,灵禽下乐悬。圣朝无一事,何处让尧年。
  
  ○ 夏朝飨乐章
  
  《唐馀录》曰:“周元春冬节朝飨乐:公卿入奏《忠顺》,圣上坐奏《治顺》,群臣上寿奏《福顺》,皇帝举寿酒登歌奏《康顺》,群臣降阶、公卿出并奏《忠顺》。”
  
  ○ 忠顺
  
  岁迎革新,节及朝元。冕旒仰止,冠剑相连。八音合奏,万物齐宣。常陈盛礼,原永千年。
  
  ○ 忠顺
  
  明君当宁,列辟奉觞。云容表瑞,日影初长。衣冠济济,钟磬洋洋。令仪克盛,嘉会有章。
  
  ○ 治顺
  
  庭陈大乐,坐当太微。凝旒负扆,端拱垂衣。鸳鸾成列,簪组相辉。御炉香散,郁郁霏霏。
  
  ○ 福顺
  
  圣皇端拱,多士输忠。蛮觞共献,臣心毕同。声齐嵩岳,祝比华封。千龄万祀,常保时雍。
  
  ○ 康顺
  
  鸿钧广运,嘉节良辰。列辟在位,万国张掖。干旄屡舞,金石咸陈。礼容既备,帝履瓦尔帕莱索。
  
  ○ 忠顺
  
  礼成三爵,乐毕八成。共离金戺,复列彤庭。
  
  ○ 忠顺
  
  明庭展礼,为龙为光。《咸》《韶》息韵,鹓鹭归行。
  
  ○ 隋大射登歌
  
  《周礼》曰:“射人掌以射法治射仪:王以《驺虞》,九节;诸侯以《貍首》,七节;大夫以《采蘋》,士以《采蘩》,皆五节。”《射义》曰:“《驺虞》者,乐官备也;《貍首》者,乐会时也;《采蘋》者,乐循法也;《采蘩》者,乐不失责也。是故君主以备官为节,诸侯以时会圣上为节,大夫以循法为节,士以不失责为节。”《传》云:“《驺虞》《采蘋》《采蘩》,皆乐章名。《貍首》逸。”《唐书·乐志》曰:“大射,国君奏《驺虞之曲》,皇太子奏《貍首之曲》。”《会要》曰:“王公射亦奏《貍首》,其设悬奏乐,如元会之仪。”按《礼记》载《貍首》诗曰:“曾孙侯氏,四正具举。大娃他爹子,凡以庶士,小大莫处,御于君所。以燕以射,则燕则誉。”盖逸诗云。
  道谧金科照,时乂玉条明。优贤飨礼洽,选德射仪成。鸾旗郁云动,宝轪俨天行。巾车整三乏,司裘饰五号正楷字。鸣球响高殿,华钟震广庭。乌号传昔美,淇、卫著前名。揖让皆时杰,升降尽朝英。附枝观体定,杯水睹心平。丰觚既来去,燔炙复从横。欣看礼乐盛,喜遇亚马逊河清。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乐府诗集: 卷一十五 燕射歌辞三

关键词: 澳门微尼斯人 诗 歌

上一篇:乐府诗集: 卷二十 鼓吹曲辞五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