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诗集: 卷六十三 杂曲歌辞三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97 发布时间:2019-08-17
摘要:○ 宋四厢乐歌 王韶之 《宋书·乐志》曰:“王韶之造四厢乐歌五篇:一曰《肆夏乐歌》四章,客入,四厢激昂《於铄曲》,皇上当阳,四厢振作《将将曲》,天皇入变服,四厢振奋《

  ○ 宋四厢乐歌 王韶之
  
  《宋书·乐志》曰:“王韶之造四厢乐歌五篇:一曰《肆夏乐歌》四章,客入,四厢激昂《於铄曲》,皇上当阳,四厢振作《将将曲》,天皇入变服,四厢振奋《於铄》《将将》二曲,又黄钟、太蔟二厢作《法章》《九功》二曲;二曰大会行礼歌二章,沽洗厢作,三曰王公上寿歌一章,黄钟厢作;四曰殿前登歌三章,别用金石;五曰食举歌十章,黄钟、太蔟二厢更作,黄钟作《晨羲》《体至和》《王道》《开元辰》《礼有容》五曲,太蔟作《五玉》《怀荒裔》《皇猷缉》《惟永初》《王道纯》五曲。”《古今乐录》曰:“按《周礼》云:‘王出入奏《王夏》,宾出入奏《肆夏》。’《肆夏》本施之於宾,天皇出入则不应奏《肆夏》也。”
  
  ○ 肆夏乐歌
  
  於铄笔者皇,体仁包元。齐今日月,比量乾坤。陶甄百王,稽则黄轩先生。訏谟定命,辰告四蕃。将将蕃后,翼翼群僚。盛服待晨,明发来朝。飨以八珍,乐以《九韶》。仰祗天颜,厥猷孔昭。
  法章既设,初筵长舒。济济列辟,端委皇除。饮和无盈,威仪有馀。温恭在位,敬终如初。九功既歌,六代惟时。被德在乐,宣道以诗。穆矣太和,品物咸熙。庆积自远,告成在兹。
  
  ○ 大会行礼歌
  
  大哉皇宋,长发其祥。纂系在汉,统源伊唐。德之克明,休有烈光。配天作极,辰居四方。皇矣作者后,圣德通灵。有命自天,诞受休祯。龙飞紫极,造小编宋京。光宅宇宙,赫赫明明。
  
  ○ 王公上寿歌
  
  献寿爵,庆圣皇。灵祚穷二仪,休明等三光。
  
  ○ 殿前登歌
  
  明明大宋,缉熙皇道。则天垂化,光定天保。天保既定,肆觐万方。礼繁塔门,穆穆皇皇。沔彼流水,朝宗天池。洋洋贡职,抑抑威仪。既习威仪,亦闲礼容。壹人有则,作孚万邦。烝哉我皇,固天诞圣。履端惟始,对越休庆。如天斯久,如日斯盛。介兹景福,永固骏命。
  
  ○ 食举歌
  
  晨羲载曜,万物咸睹。爱新觉罗·嘉庆元正,礼乐备举。元旦肇始,典章晖明。万方毕来贺,华裔充皇庭。多士盈十个人,俯仰观玉声。恂恂俯仰,载烂其辉。鼓钟震天区,礼容塞皇闱。思乐穷休庆,福履同所归。
  五玉既献,三帛是荐。尔公尔侯,鸣玉华殿。皇皇圣后,降礼南面。元首纳嘉礼,万邦同欢愿。休哉,君臣嘉燕。建五旗,列四县。乐有文,礼无倦。融皇风,穷一变。
  体至和,感阴阳。德无不柔,繁休祥。瑞徽璧,应嘉钟。舞灵凤,跃潜龙。景星见,甘露坠。木连理,禾同穗。玄化洽,仁泽敷。极祯瑞,穷灵符。
  怀荒裔,绥齐民。荷天祐,靡不宾。靡不宾,长世弘盛。昭明有融繁爱新觉罗·爱新觉罗·颙琰。繁清仁宗,熙帝载。合气咸和,苍生欣戴。三灵协瑞,惟新皇代。
  王道四达,流仁布德。穷理咏乾元,垂训顺帝则。灵化侔四时,幽诚通玄默。德泽被八纮,乾宁轨万国。
  皇猷缉,咸熙泰。礼仪焕帝庭,要荒服遐外。被发袭缨冕,左衽回衿带。天覆地载,流泽汪濊。声教布濩德光大。
  开元辰,毕来王。奉贡职,朝后皇。鸣珩佩,观典章。乐王度,悦徽芳。陶盛化,游太康。丕昭明,永克昌。
  惟永初,德丕显。齐七政,敷五典。彝伦序,洪化阐。王泽流,太平始。树声教,明皇纪。和灵祇,恭明祀。衍景祚,膺嘉祉。
  礼有容,乐有仪。金石陈,干羽施。迈《武》《濩》,均《咸池》。歌《南风》,舞德称。文武焕,颂声兴。
  王道纯,德弥淑。宁八表,康九服。道礼让,移风俗。移风俗,永克融。歌盛美,告成功。咏徽烈,邈无穷。
  
  ○ 齐四厢乐歌 宋辞
  
  《北齐书·乐志》曰:“元会大飨四厢乐,齐微改进,多仍宋旧辞。其临轩乐亦奏《肆夏》《於铄》四章”云。
  
  ○ 肆夏乐歌
  
  於铄小编皇,体仁包元。齐后日月,比量乾坤。陶甄百王,稽则黄轩(英文名:huáng xuān)。訏谟定命,辰告四蕃。将将蕃后,翼翼群僚。盛服待晨,明发来朝。飨以八珍,乐以《九韶》。仰祗天颜,厥猷孔昭。
  法章既设,初筵长舒。济济列辟,端委皇除。饮和无盈,威仪有馀。温恭在位,敬终如初。
  九功既歌,六代惟时,被德在乐,宣道以诗。穆矣大和,品物咸熙。庆积自远,告成在兹。
  
  ○ 大会行礼歌
  
  大哉皇齐,长头发其祥。祚隆姬夏,道迈虞唐。德之克明,休有烈光。配天作极,辰居四方。皇矣小编后,圣德通灵。有命自天,诞授休祯。龙飞紫极,造作者齐京。光宅宇宙,赫赫明明。
  
  ○ 上寿歌
  
  献寿爵,庆圣皇。灵祚穷二仪,休明等三光。
  
  ○ 殿前登歌
  
  明明大顺,缉熙皇道。则天垂化,光定天保。天保既定,肆觐万方。礼繁大埔区,穆穆皇皇。
  沔彼流水,朝宗天池。洋洋贡职,抑抑威仪。既习威仪,亦闲礼容。壹人有则,作孚万邦。
  烝哉我皇,实灵诞圣。履端惟始,对越休庆。如天斯崇,如日斯盛。介兹景福,永固洪命。
  
  ○ 食举歌
  
  晨羲载焕,万物咸睹。嘉庆帝元日,礼乐备举。正朝肇始,典章徽明。万方来贺,华夷充庭。多士盈九德,俯仰观玉声。恂恂俯仰,载烂其晖。钟鼓震天区,礼容塞皇闱。思乐穷休庆,福履同所归。
  五玉既献,三帛是荐。尔公尔侯,鸣玉华殿。皇皇圣后,降礼南面。元首纳嘉礼,万邦同钦愿。休哉休哉,君臣熙宴。建五旗,列四县。乐有文,礼无倦。融皇风,穷一变。
  礼至和,感阴阳,德无不柔系休祥。瑞征辟,应嘉钟。舞云凤,跃潜龙。景星见,甘露坠。木连理,禾同穗。玄化洽,仁泽敷。极祯瑞,穷灵符。
  怀荒远,绥齐民。荷天祐,靡不宾。靡不宾,长世盛,昭明有融繁爱新觉罗·嘉庆。繁爱新觉罗·颙琰,熙帝载。含气感和,苍生欣戴。三灵协瑞,惟新皇代。
  王道四达,流仁布德。穷理咏乾元,垂训从帝则。灵化侔四时,幽诚通玄默。德泽被八纮,礼章轨万国。
  皇猷缉,咸熙泰。礼仪焕帝庭,要荒服遐外。被发袭缨冕,左衽回衿带。天覆地载,泽流汪濊。声教布濩德光大。
  开元辰,毕来王。奉贡职,朝后皇。鸣珩佩,观典章。乐王庆,悦徽芳。陶盛化,游太康。惟昌明,永克昌。
  惟建元,德丕显。齐七政,敷五典。彝伦序,洪化阐。王泽流,太平始。树灵祇,恭明祀。介景祚,膺嘉祉。
  礼有容,乐有仪。金石陈,干羽施。迈《武》《濩》,均《咸池》。歌《南风》,德永称。文明焕,颂声兴。
  王道纯,德弥淑。宁八表,康九服。导礼让,移风俗。移风俗,永克融。歌盛美,告成功。咏休烈,邈无穷。
  
  ○ 梁元日雅乐歌
  
  ○ 俊雅三首 沈约
  
  《隋书·乐志》曰:“众官出入奏《俊雅》,取《礼记·王制》云:‘司徒选士之秀者升之学,曰俊士也。’二郊、中岳庙、明堂,元日同用焉。”
  设官分职,髦俊攸俟。髦俊伊何?贵德尚齿。唐乂咸事,周宁多士。区区鲁国,犹赖君子。汉之得人,帝猷乃理。
  开作者八袭,辟小编九重。珩珮流响,缨绂有容。衮衣前迈,列辟云从。义兼东序,事美西雍。分阶等肃,异列齐恭。
  重列北上,分庭异陛。百司扬职,九宾相礼。齐、宋舅甥,鲁、卫兄弟。思皇蔼蔼,群龙济济。笔者有嘉宾,实惟恺悌。
  
  ○ 同前三首 萧子云
  
  惟王建国,辨方正位。於赫有梁,向明而治。知人则哲,聪明文思。思皇多士,俊乂咸事。弗惟其官,惟人乃备。
  训迪庶工,位以色列德国序。恭己而治,垂旒当宁。或以言扬,或以事举。春朝秋觐,圭币惟旅。翼翼酆、郇,峨峨齐、楚。
  客入金奏,宾至县兴。威仪有则,是降是升。百辟卿士,元首是承。左右秩秩,终敬且矜。彝伦攸序,王猷以凝。
  
  ○ 胤雅 沈约
  
  《隋书·乐志》曰:“皇太子出入奏《胤雅》,取《诗》‘君子万年,永锡祚胤’也。元春用之。”
  自昔殷代,哲王迭有。降及周成,惟器是守。上天乃眷,交州既受。灼灼重明,仰承元首。体乾作贰,命服斯九。置保置师,居前居后。前星比耀,克隆万寿。
  
  ○ 同前 萧子云
  
  天下为家,郑城受命。眷求一德,惟烈无竞。仪刑哲王,元良诞庆。灼灼明两,作离承圣。英华外发,温文成性。立师立保,左右惟政。休有烈光,前星比盛。
  
  ○ 寅雅 沈约
  
  《隋书·乐志》曰:“王公出入奏《寅雅》,取《太尉》《周官》云:‘贰公弘化,寅亮天地’也。三朝用之。”
  礼莫违,乐具举。延籓辟,朝帝所。执桓蒲,列齐、莒。垂衮毳,纷容与。升有仪,降有序。齐簪绂,忘笑语。如矜严,终酣醑。
  
  ○ 同前 萧子云
  
  车同轨,行同伦。来万国,相九宾。延群后,朝荩臣。礼时行,乐日新。摐夷则,奏雅寅。衮衣曜,玉帛陈。仪抑抑,皇恂恂。
  
  ○ 介雅三首 沈约
  
  《隋书·乐志》曰:“上寿酒奏《介雅》,取《诗·大雅》云:‘君子万年,介尔景福’也。三朝用之。”
  百福四象初,万寿安慕希始。拜献惟衮职,同心协卿士。北极永无穷,南山何足拟。
  寿随百礼洽,庆与元春升。惟皇集繁祉,景福相互仍。申锡永无遗,穰简必来应。
  百味既含馨,六饮莫能尚。玉罍信湛湛,金卮颇摇漾。敬检举揭穿天和,祥祉流嘉贶。
  
  ○ 同前三首 萧子云
  
  明君创洪业,永州登颂声。开元洽百礼,来仪奏百分之八十。申锡南山祚,赫赫复明明。元正礼乐和,百福随春酒。玉樽湛而献,聪明作元后。安乐享延年,无疆臣拜手。四气新三朝,万寿初今朝。趋拜齐衮玉,钟石变箫韶。日上升等第皇运,洪基邈且遥。
  
  ○ 需雅八首 沈约
  
  《隋书·乐志》曰:“食举奏《需雅》,取《易·象》曰:‘云上於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也。元春用之。”
  实体平心待和味,庶羞百品多为贵。或鼎或鼒宣九沸,楚桂胡盐芼芳卉。加笾列俎雕且蔚。
  五味九变兼六和,令芳甘旨庶且多。三危之露九期禾,圆案方丈粲星罗。皇举斯乐同山河。
  华夏上腴非一族,玄芝碧树寿华木。终朝采之不盈掬,用拂腥膻和九穀。既甘且饫致遐福。
  人欲所大味为先,兴和尽敬咸在旃。碧鳞硃尾献嘉鲜,红毛绿翼坠轻翾。臣拜稽首万斯年。
  击钟以俟惟大国,况乃御天流至德。侑食斯举扬盛则,其礼不愆仪不忒。风猷所被深且塞。
  膳夫奉职献芳滋,不麛不夭咸以时。调甘适苦别渑淄,其德不爽受福釐。於焉逸豫永无期。
  备味斯飨惟至圣,咸降人神礼为盛。或风或雅流歌咏,负鼎言归启殷命。悠悠四海同兹庆。
  道笔者六穗罗八珍,洪鼎自爨匪劳薪。荆包海物必来陈,滑甘滫滫味和神。以斯至德被无垠。
  
  ○ 同前八首 萧子云
  
  农用八政食为元,播时百穀民所天。禘尝郊社尽洁虔,宴飨馈食礼节宣。九功惟序登颂弦。
  感物而动物靡遂,大羹不和有遗味。非极口腹而行气,节之民心杀攸贵,宁为礼本饔与饩。
  始诸饮食品之初,设卦观象受以需。蒸民乃粒有牲刍,自卫反鲁删《诗》《书》。弋不射宿杀已祛。
  在昔哲王观民志,庶羞百品因时备。为善不一致同归治,蔬膳菲食品化验始至。率物以躬行尊位。
  《雅》有《泂酌》《风》《采蘋》,蕰藻之菜非八珍。涧溪沼沚贵先民,明信之德感人神。譬诸禴祭在南接。
  行苇之微犹勿践,宁惟强项无身剪。受人珍惜的人之心微而显,千里之应出言善,况遂豚鱼革前典。
  春酸夏苦各有宜,筐筥锜釜备糗酏。逡巡揖让诏司仪,卑高制节明等差,君臣之序正在斯。
  日月光华风四塞,规飨有序仪不忒。匪天私梁乃佑德,光被四表自南北,长世缀旒为下国。
  
  ○ 雍雅三首
  
  《隋书·乐志》曰:“撤馔奏《雍雅》,取《礼记·仲尼燕居》云‘大飨客出以《雍》撤’也。元正用之。”
  明明在上,其仪有序。终事靡愆,收鉶撤俎。乃升乃降,和乐备举。天德莫违,人谋是与。敬行礼达,兹焉宴语。
  笔者馂惟阜,我肴孔庶。嘉味既充,食旨斯饫。属厌无爽,冲和在御。击壤齐欢,怀生等豫。蒸庶乃粒,实由仁恕。
  百司警列,皇在在陛。既饫且醑,卒食成礼。其容穆穆,其仪济济。凡百庶僚,莫不恺悌。奄有国际,抑由天启。
  
  ○ 同前三首 萧子云
  
  穆穆国君,时惟圣敬。济济群公,恭为德柄。为撤有典,膳夫是命。礼行禘尝,义光朝聘。神飨其德,民洽其庆。
  尚有和羹,既戒且平。亦有其馂,亦惟克明。其馂惟旅,其酳惟成。百礼斯洽,三宥已行。明哉元首,遹骏其声。
  戒食有章,卒食惟序。庭鸣金奏,凯收笾筥。客出以《雍》,撤以振羽。离磬乃作,和钟备举。济济气派,喤々簨虡。
  
  ○ 南宋元会大飨歌
  
  《隋书·乐志》曰:“宋朝元会大飨,协律不得升陛,黄门举麾於殿上。宾入门,四厢奏《肆夏》;天子出閤奏《皇夏》;皇上当扆,群臣奉贺,奏《皇夏》;国王入宁变服,黄钟、太蔟二厢奏《皇夏》;太岁变服,移幄坐於西厢,帝出升御坐,沽洗厢奏《皇夏》;王公奠璧奏《肆夏》;上寿,黄钟厢奏上寿曲;皇太子入,至坐位,酒至御,殿上奏登歌,食至御前奏食举乐;文舞将作,先设阶步,次奏文舞;武舞将作,先设阶步,次奏武舞;太岁入,钟鼓奏《皇夏》。”
  
  ○ 肆夏
  
  昊苍眷命,兴王统天。业高帝始,道邈皇先。礼成化穆,乐合风宣。宾朝荒夏,扬对穹玄。
  
  ○ 皇夏
  
  孟月肇旦,周物充庭。具僚在位,俯伏无声。大君穆穆,宸仪动睟。日煦天回,万灵胥萃。
  
  ○ 皇夏
  
  国王南面,乾覆离明。三千咸列,万国填并。犹从禹会,如次汤庭。奉兹一德,上下和平。
  
  ○ 皇夏
  
  小编应天历,流离失所。协同内外,混一戎华。鹤盖龙马,风乘云车。夏章夷服,其会如麻。九宾有仪,八音有节。凌潇肃(Ling Xiaosu)於位,饮和在列。四序氤氲,三光昭晣。君哉大矣,轩、唐比辙。
  
  ○ 皇夏
  
  皇运应箓,廓定区宇。受终以文,构业以武。尧昔命舜,舜亦命禹。大人驭历,重规沓矩。钦明在上,昭纳八夤。从灵体极,诞圣穷神。化生群品,陶育烝人。展礼肆乐,协此三朝。
  
  ○ 肆夏
  
  万方咸暨,三揖以申。垂旒冯玉,五瑞交陈。拜稽有章,升降有节。圣皇负扆,虞、唐比烈。
  
  ○ 上寿曲
  
  仰三光,奏万寿。人皇御六气,天地同长久。
  
  ○ 登歌
  
  大齐统历,道化光明。马图呈宝,龟箓告灵。百蛮非众,八荒非逖。同作尧人,俱包禹迹。天覆地载,成以四时。惟皇是则,比大於兹。群星拱极,众川赴海。万宇骏奔,一朝咸在。齐之以礼,相趋帝庭。应规蹈矩,玉色金声。动之以乐,清劲风四布。龙申凤舞,鸾歌麟步。
  
  ○ 食举乐
  
  三纠正启,万方观礼。具物充庭,二仪合体。百华照晓,千门洞晨。或华或裔,奉贽惟新。悠悠亘六合,圆首莫不臣。仰施如雨,晞和犹日。风化表笙镛,歌讴被琴瑟。何人言文轨异,今朝混为一。
  彤庭烂景,丹陛流光。怀黄绾白,鹓鹭成行。文赞百揆,武镇方块。折冲鼓雷电,献替协阴阳。大矣哉,道迈上皇,陋五帝,狭三皇。穷礼物,该乐章。序冠带,垂衣服。
  天壤和,家国穆。悠悠万类,咸孕育。契冥化,侔大造。灵效珍,神归宝。兴云气,飞龙苍。麟一角,凤五光。硃雀降,黄玉表。九尾驯,三足扰。化之定,至矣哉。瑞感德,四方来。
  囹圄空,水火菽粟。求贤振滞,弃珠玉。衣不靡,宫以卑。当阳端嘿,垂拱无为。云云万有,其乐不訾。
  嗟此举,时逢至道。肖形咸自持,赋命无伤夭。行气进皇舆,游龙服帝皁。圣主宁区宇,乾坤永相保。
  牧野征,鸣条战。大齐家万国,拱揖应终禅。奥主廓清都,大君临赤县。高居深视,当扆正殿。旦暮之期今一见。
  两仪分,牧以君。陶有象,化无垠。大齐德,邈谁群。超凤火,冠龙云。露以洁,风以薰。荣光至,气氤氲。
  神化远,人灵协。寒暑调,风雨燮。披泥检,受图谍。图谍启,期运昌。分四序,缀三光。延宝祚,眇无疆。
  惟皇道,升平日。河水清,海不溢。云干吕,风入律。驱黔首,入仁寿。与天高,并地厚。
  刑以厝,颂声扬。皇情邈,眷汾、襄。岱山高,配林壮。亭亭耸,云云望。旆葳蕤,驾骙々。刊金阙,奠玉龟。
  
  ○ 皇夏
  
  礼终三爵,乐奏70%。允也圣上,穹壤和平。载色载笑,反寝宴息。一位有祉,百神奉职。   

  ○ 羽林郎 后汉·辛延年
  
  《汉书》曰:“武帝太初元年,初置建立规则和章程营骑,后更名羽林骑,属光禄勋。又取从军死事之子代,养羽林官,教以五兵,号羽林孤兒。”颜师古曰:“羽林,宿卫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一说羽所认为主者羽翼也。”《北宋书·百官志》曰:“羽林郎,掌宿卫侍从,常选汉阳、赣东、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良家补之。”《地理志》曰:“汉兴,六郡良家子选给羽林”是也。又有《胡姬年十五》,亦出於此。
  昔有霍家姝,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胡姬年十五,仲春独当垆。长裾连理带,广袖合欢襦。头上四顺玉,耳后大秦珠。两鬟何窕窕,一世良所无。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馀。不意金吾子,娉婷过笔者庐。银鞍何煜爚,翠盖空踟蹰。就自身求红酒,丝绳提玉壶。就自己求珍肴,金盘鲙朝仔。贻小编青铜镜,结我红罗裾。不惜红罗裂,何论轻贱躯。男兒爱后妇,女人重前夫。人生有新故,贵贱不相逾。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
  
  ○ 羽林行 唐·王建
  
  长安恶少有名字,楼下劫商楼上醉。天明下直明光宫,散入五陵松柏中。百回杀人身合死,赦书尚有收城功。九衢二十十八日音讯定,乡吏籍中重改姓。出来依旧属羽林,立在殿前射飞禽。
  
  ○ 同前 唐·孟郊
  
  朔雪寒断指,朔风劲裂冰。胡中射雕者,此日犹不能。翩翩羽林兒,锦臂飞苍鹰。挥鞭决白马,走出亚马逊河凌。
  
  ○ 同前 鲍溶
  
  朝出羽林宫,入参云台议。独请万里行,不奏和婚事。国君重年少,深纳开边利。BMW雕玉鞍,一朝从万骑。煌煌都门外,祖帐光七贵。歌钟乐行军,云物惨别地。箫笳整部曲,幢盖动郊次。临风亲属怀,满袖兒女泪。行行复何赠,长剑报恩字。
  
  ○ 胡姬年十五 晋·刘琨
  
  虹梁照晓日,渌水泛香莲。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垆前。花将面自许,人共影相怜。回头堪百万,价重为时年。
  
  ○ 当垆曲 梁·简文帝
  
  《汉书》曰:“司马长卿与卓文君俱之临邛,尽卖车骑,买酒舍,乃令文君当卢。相如身自著犊鼻裈,与庸保杂作,涤器於市中。”郭璞曰:“卢,酒卢也。”颜师古曰:“卖酒之处,累土为卢以居酒甕。四边隆起,其一面高,形如锻卢,故名卢。”《当垆曲》盖取此也。十五号正楷字团团,流光满上兰。当垆设夜酒,宿客解金鞍。迎来挟琴易,送别唱歌难。欲知心恨急,翻令衣带宽。
  
  ○ 同前 范静妻沈氏
  
  逶迤飞尘唱,宛转绕梁声。调弦可以进,蛾眉画未成。
  
  ○ 齐瑟行
  
  《歌录》曰:“《名都》《雅观的女生》《白马》,并《齐瑟行》也。曹植《名都篇》曰:‘名都多妖女。’《雅观的女孩子篇》曰:‘美眉妖且闲。’《白马篇》曰:‘白马饰金羁。’都以首句名篇,犹《艳歌罗敷行》有《日出东北隅篇》,《豫章行》有《鸳鸯篇》是也。”
  
  ○ 名都篇 魏·曹植
  
  名都者,海口、临淄之类也。以刺时人骑射之妙,游骋之乐,而无忧国之心也。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宝剑宜千金,棉被和衣服光且鲜。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驰驱没能半,双兔过自家前。揽弓捷鸣镝,长驱上南山。左挽因右发,一纵两禽连。馀巧未及展,仰手接飞鸢。观者咸称善,众工归我妍。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脍鲤臇胎虾,砲鳖炙熊蹯。鸣俦啸匹旅,列坐竟长筵。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白日东北驰,光景不可攀。云散还城池,上午复来还。
  
  ○ 美女篇 曹植
  
  美人者,以喻君子。言君子有美行,愿得明君而事之。若不遇时,虽见征求,终不屈也。
  美人妖且闲,采桑歧路间。柔条纷冉冉,叶落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桔。头上三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顾眄遗光采,长啸气若兰。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借问女何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容华耀朝日,什么人不希令颜。媒氏何所营,玉帛不经常安。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大伙儿徒嗷嗷,安知彼所观。盛年处房室,中夜起长叹。
  
  ○ 同前 晋·傅玄
  
  靓妞一何丽,颜若含笑花。一顾乱人国,再顾乱人家。未乱犹可奈何。
  
  ○ 同前
  
  佳丽尽关情,风流最有名。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粉光胜玉靓,衫薄拟蝉轻。密态随流脸,娇歌逐软声。硃颜半已醉,微笑隐香屏。
  
  ○ 同前 萧子显
  
  章丹暂辍舞,巴姬请罢弦。佳人淇洧出,艳赵复倾燕。繁穠既为李,照水亦成莲。朝酤加尔各答酒,暝数河间钱。馀光幸未借,兰膏空自煎。
  
  ○ 同前二首 汉朝·魏收
  
  楚襄游梦去,陈思朝洛归。参差结旌旆,掩霭顿骖騑。变化看台曲,骇散属川沂。仍令赋神女,俄闻要虙妃。照梁何足艳,升霞反奋飞。可言不可知,言是复言非。
  □□□□□,笔者帝更朝衣。擅宠无论贱,入忧不嫌微。智琼非俗物,罗敷本自稀。居然陋西施,定可比南威。新吴何为误,旧郑果难依。甘言诚易污,得失定因机。无憎药英妒,心赏易侵违。
  
  ○ 同前 隋·卢思道
  
  京洛多妖艳,馀香爱物华。恆临邓渠水,共采鄴园花。时摇五明扇,聊驻七香车。情疏看笑浅,娇深眄欲斜。微津梁长黛,新溜湿轻纱。莫言(Mo Yan)人未解,随君独问家。
  
  ○ 白马篇 魏·曹植
  
  白马者,见乘白马而为此曲。言人当立功立事,尽力为国,不可念私也。《乐府解题》曰:“鲍照云:‘白马骍角弓。’沈约云:‘白马紫金鞍。’皆言边塞作战之事。”
  白马饰金羁,连翩东北驰。借问什么人家子,幽并游侠兒。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地栗。狡捷过大猩猩,勇剽若豹螭。边境城市多警急,胡虏数迁移。羽檄从北来,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右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寄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英豪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 同前 宋·袁淑
  
  剑骑何翩翩,长安五陵间。秦地天下枢,八方凑才贤。荆、魏多豪杰,宛、洛富少年。意气深自负,肯事郡邑权。籍籍关外来,车徒倾国鄽。五侯竞书币,群公亟为言。义明显於霜,信行直如弦。交合池阳下,留宴汾阴西。一朝许人诺,何能坐相捐。彯节去函谷,投珮出甘泉。嗟此务远图,心为各州悬。但营身意遂,岂校耳近期。侠烈良有闻,古来共知然。
  
  ○ 同前 鲍照
乐府诗集: 卷六十三 杂曲歌辞三。  
  白马骍角弓,鸣鞭乘南风。要途问边急,杂虏入云中。闭壁自往夏,清野逐还冬。侨装多阙绝,旅服少裁缝。埋身守汉境,沉命对胡封。薄暮塞云起,飞沙被远松。含悲望两都,楚歌登四墉。娃他爹设计误,怀恨逐边戎。弃别中夏族民共和国爱,要冀胡马功。去来今何道,单贱生所钟。但令塞上兒,知小编独为雄。
  
  ○ 同前二首 齐·孔稚珪
  
  骥子跼且鸣,铁阵与云平。汉家嫖姚将,驰突匈奴庭。少年斗猛气,怒发为君征。雄戟摩白日,长剑断流星。早出飞狐塞,晚泊楼烦城。虏骑四山合,胡尘千里惊。嘶笳振地响,吹角沸天声。左碎呼韩阵,右破休屠兵。横行绝漠表,饮马瀚海清(Haiqing)。陇树枯无色,沙草不年轻。勒石燕然道,凯归长安亭。县官知笔者健,四海哪个人不倾。但使强胡灭,何须甲第成。当令郎君志,独为上古英。
  白中村乡具装,横行辽水傍。问是何人家子,宿卫羽林郎。文犀六属铠,宝剑七星星的亮光。山虚弓响彻,地迥角声长。宛河推勇气,陇蜀擅威强。轮台受降虏,高阙翦名王。射熊入飞观,校猎下长杨。英名欺卫、霍,智策蔑平、良。岛夷时失礼,卉服犯边疆。征兵集蓟北,轻骑出渔阳。集军随日晕,挑衅逐星芒。阵移龙势动,营开龙牙张。冲冠入死地,攘臂越耐用。尘飞战鼓急,风交征旆扬。转斗平华地,追奔扫带方。本持身许国,况复武力彰。会令千载后,流誉满旂常。
  
  ○ 同前 梁·沈约
  
  白马紫金鞍,停镳过上兰。寄言狭斜子,讵知陇道难。赤坡途三折,龙堆路九盘。冰生肌里冷,风起骨中寒。功名志所急,日暮不遑餐。长驱入右地,轻举出楼兰。直去已垂涕,宁可望长安。匪期定远封,无羡轻车官。唯见恩义重,岂觉衣服单。本持躯命答,幸遇身名完。
  
  ○ 同前 王僧孺
  
  千里生冀北,玉鞘黄金勒。散蹄去无已,摇头意相得。豪气发西山,雄风擅东国。飞鞚出秦陇,长驱绕岷僰。承谟若有神,禀算良不惑。瀄汨河水黄,参差嶂云黑。安能对兒女,垂帷弄毫墨。兼弱不称雄,后得方为特。此心亦何已,君恩良未塞。不许跨天山,何由报皇德。
  
  ○ 同前 徐悱
  
  研蹄饰镂鞍,飞鞚度河干。少年本上郡,遨游入露寒。剑琢荆山玉,弹把隋珠丸。闻有边烽急,飞候至长安。然诺窃自许,捐躯谅不难。占兵出细柳,转战向楼兰。雄名盛李、霍,壮气勇彭、韩。能令石饮羽,复使发冲冠。要功非汗马,报效乃锋端。日没塞云起,风悲胡地寒。西征馘小月,北去脑乌丸。归报明天子,燕然石复刊。
  
  ○ 同前 隋·王胄
  
  白马白金鞍,蹀躞柳城前。问此何乡客,长安恶少年。结发从戎事,盛名振朔边。良弓控繁弱,利剑挥龙泉。披林扼雕虎,仰手接飞鸢。二〇一七年破沙漠,昔岁取祈连。折冲摧右校,搴旗殪左贤。虒弥还谢力,庆忌本推儇。国外平遐险,来庭识负褰。三韩劳薄伐,六事指幽燕。良家选河右,猛将征西山。浮云屯羽骑,蔽日引长旃。自矜有馀勇,应募忽遥遥超过。王师已得俊,夷首失求全。鼓行徇玉检,乘胜荡朝鲜。志勇期功立,宁惮微躯捐。不羡山河赏,唯希竹素传。
  
  ○ 同前 辛德源
  
  任侠重芳辰,相从竞逐春。金羁络赭汗,紫缕应凡尘。宝剑提三尺,雕弓韬六钧。鸣珂蹀细柳,飞盖出邢台。遥见浮光发,悬知上头人。
  
  ○ 同前 唐·李白
  
  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斗鸡事万乘,轩盖一何高。弓摧宜山虎,手接太山猱。酒后竞风彩,三杯弄宝刀。杀人如剪草,剧孟同游遨。发愤去函谷,服兵役向临洮。叱咤万沙场,匈奴尽波涛。归来使酒气,未肯拜萧曹。羞入原宪室,荒径隐蒿菜。
  
  ○ 苦思行 魏·曹植
  
  石香橙缘玉树,光曜粲相晖。下有两真人,举趐翻高飞。笔者心何踊跃,思欲攀云追。郁郁西岳颠,石室老葱与天连。中有耆年一山民,须发皆皓然。策杖从本身游,教作者要忘言。
  
  ○ 升天行二首 曹植
  
  《乐府解题》曰:“《升天行》,曹植云:‘日月曾几何时留。’鲍照云:‘家世宅关辅。’曹植又有《上仙箓》与《神游》《五游》《龙欲升天》等篇,皆伤人世不永,俗情险艰,当求佛祖,翱翔六合之外,与《飞龙》《仙人》《远游篇》《前缓声歌》同意。”按《龙欲升天》,即《当墙欲高行》也。
  乘蹻追术士,远之蓬莱山。灵液飞素波,兰桂上高高的。玄豹游其下,翔鹍戏其颠。乘风忽登举,就如见众仙。
  东瀛之所出,乃在龙岩溪。中央陵苍昊,布叶盖天涯。日出登东干,既夕没西枝。愿得纡阳辔,回日使东驰。
  
  ○ 同前 宋·鲍照
  
  家世宅关辅,胜带宦王城。备闻十帝事,委曲两都情。倦见物兴衰,骤睹俗屯平。翩翻类回掌,怳惚似朝荣。穷涂悔短计,晚志爱长生。从师入远岳,结友事仙灵。五芝发金记,九籥隐丹经。风餐委松宿,云卧恣天行。冠霞金彩阁,解玉饮椒庭。暂游越万里,近别数千龄。凤台无还驾,箫管有遗声。哪天与尔曹,啄腐共吞腥。
  
  ○ 同前 梁·刘孝胜
  
  尧攀已徒说,汤扪亦妄陈。欲访青云侣,正遇丹丘人。少翁俱仕汉,韩终苦入秦。汾阴观化鼎,瀛洲宴羽人。广成参日月,方朔问星辰。惊祠伐楚树,射药战江神。阊阖皆曾倚,太一岂难亲。赵简犹闻乐,周储固上宾。秦皇多忌害,新正少宽仁。终无良有以,非关德不邻。
  
  ○ 同前 隋·卢思道
  
  寻师得道诀,轻举厌人群。七星山候西姥,珠庭谒老君。煎为返魂药,刻作长生文。飞策乘流电,雕轩曳白云。玄洲望不极,赤野晓无垠。金楼旦蹇嵼,玉树晓氛氲。拥琴遥可望,吹笙远讵闻。不觉蜉蝣子,生死何纷纭。
  
  ○ 同前 唐·僧齐己
  
  身不沈,骨不重。驱青鸾,驾白凤。幢盖飘飘入冷空,天风瑟瑟星河动。瑶阙参差阿母家,楼台戏闭凝彤霞。五三仙子乘龙车,堂前碾烂黄肉桃花。回头却顾蓬山顶,一点浓岚在西贡市。
  
  ○ 云中白子高行 晋·傅玄
  
  陵阳子,来明意,欲作天与神灵游。超登元气攀日月,遂造天门将上谒。阊阖辟,见星主绛阙,紫宫崔嵬,高殿嵯峨,双阙万丈玉树罗。童女掣电策,童男挽雷车。云汉随天流,浩浩如江河。因王长公谒上皇,钧天乐作不可详。龙仙神明,教作者灵祕,八风子仪,与游作者祥。笔者心何戚戚,思故乡。俯看故乡,二仪设张。乐哉二仪,日月运移,地西北倾,天东南驰。鹤五气所补,鼇四足所支。齐驾飞龙骖赤螭,逍遥五岳间,东西驰。长与世界并,复何为,复何为?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乐府诗集: 卷六十三 杂曲歌辞三

关键词: 澳门微尼斯人 诗 歌

上一篇:乐府诗集: 卷八十一 近代曲辞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