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辞典: 卢仝诗鉴赏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167 发布时间:2019-12-12
摘要:西曲歌中 ○ 乌栖曲四首 梁·简文帝 水芝作船丝作纟乍,北不闻不问横天月将落。采连渡头碍密西西比河,郎今欲渡畏风云。浮云似帐月如钩,那能夜夜南陌头。老河口投泊今行熟,停

  西曲歌中
  ○ 乌栖曲四首 梁·简文帝
  
  水芝作船丝作纟乍,北不闻不问横天月将落。采连渡头碍密西西比河,郎今欲渡畏风云。浮云似帐月如钩,那能夜夜南陌头。老河口投泊今行熟,停鞍系马暂栖宿。青牛丹毂七香车,可怜今夜宿倡家。倡家高树乌欲栖,罗帷翠被任君低。织成屏风金屈膝,硃脣玉面灯前出。相看气息望君怜,什么人能含羞不自前。
  
  ○ 同前六首 梁·元帝
  
  幄中洋酒马脑钟,裙边杂佩琥珀龙。虚持寄君心不惜,共指三星(Samsung卡塔尔国今何夕。
  浓黛轻红点花色,还欲令人不相识。金壶夜水讵能多,莫持奢用比悬河。
  沙棠作船桂为楫,夜渡江南采莲叶。复值先施新浣纱,共向江干眺月华。
  月华似璧星如佩,流影澄明玉堂内。海口九枝朝始成,金卮玉碗共君倾。
  交罗恒锦多管闲事凤纹,莲花为带安石榴裙。日下城南两相望,月没参横掩罗帐。
  七彩随珠秋菊玉,蛱蝶为歌明星曲。兰房椒閤夜方开,那知步步香风逐。
  
  ○ 同前 萧子显
  
  芳树归飞聚俦匹,犹有残光半山日。莫惮褰裳不相求,汉皋游女习风骚。
  
  ○ 同前二首 陈·徐陵
  
  卓女红粉期此夜,胡姬沽酒什么人论价。风骚荀令好兒郎,偏能傅粉复薰香。
  绣帐罗帷隐灯烛,生龙活虎夜千年犹不足。唯憎无赖汝南鸡,天河未落犹争啼。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  
  ○ 同前 岑之敬
  
  骢马直去没浮云,河渡冰开两岸分。鸟藏日暗行人息,空栖只影长相忆。月亮二八照花新,当垆十三晚留宾。
  
  ○ 同前 唐·李白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子。吴歌楚舞欢未毕,太平山犹衔半边日。银箭金停车计时器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东方渐高奈乐何。
  
  ○ 同前 李端
  
  白马逐牛车,黄昏入狭斜。狭斜水柳乌争宿,争枝未得飞上屋。东房少妇婿从军,每听乌啼知夜分。
  
  ○ 同前 王建
  
  章华宫人夜上楼,皇帝望月西山头。夜深皇城门不锁,立秋满山山叶堕。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同前 张籍
  
  西山作宫潮满池,宫鸟晓鸣茱萸枝。吴姬自唱采莲曲,天皇昨夜舟中宿。
  
  ○ 乌栖曲三首 陈·后主
  
  陌头新花历乱生,叶里春鸟送春情。长安游侠无数伴,白马骊珂路中满。
  金鞍向暝欲相连,玉面俱要来帐前。含态眼语悬相解,翠带罗裙入为解。
  合欢襦薰百和香,床中被织两鸳鸯。乌啼汉没天应曙,只持怀抱送郎去。
  
  ○ 同前 江总
唐诗鉴赏辞典: 卢仝诗鉴赏。  
  桃花春水木兰桡,金羁翠盖聚河桥。赣北上计应行去,城南美眉啼著曙。
  
  ○ 同前二首 唐·刘方平
  
  娥眉曼脸倾城国,鸣环动佩新相识。银汉斜临白玉堂,泽芝行障掩灯的亮光。
  画舸双艚锦为缆,攀枝花发莲叶暗。门前月色映横塘,感参知政事夜渡潇湘。
  
  ○ 莫愁乐
  
  《唐书·乐志》曰:“《莫愁乐》者,出於石城乐。石城有妇女名莫愁,善歌谣,石城乐和中复有忘愁声,因有此歌。”《古今乐录》曰:“《莫愁乐》亦云蛮乐,旧舞十三人,梁三人。”《乐府解题》曰:“古歌亦有莫愁,泰州女,与此区别。”
  莫愁在哪个地方,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
  闻欢下信阳,相送楚山头。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
  右二曲。
  
  ○ 莫愁乐 张祜
  
  侬居石城下,郎到石城游。自郎石城出,长在石城头。
  
  ○ 莫愁曲 李贺
  
  草生龙坡下,鸦噪城堞头。哪个人此城里,城角栽金庞。青丝系五马,白银络双牛。家鱼驾莲船,夜作十里游。归来无人识,暗上沈香楼。罗床倚瑶瑟,残月倾帘钩。前几天槿花落,后汉桐麻秋。若负一生意,何名作莫愁。
  
  ○ 估客乐 齐·武帝
  
  《古今乐录》曰:“《估客乐》者,齐武帝之所制也。帝男人时,尝游樊、邓。登祚今后,追忆过往的事而作歌。使乐府令刘瑶管弦被之教习,卒遂无成。有人启释宝月善解音律,帝使奏之,旬日里边,便就谐合。敕歌者常重为感忆之声,犹行於世。宝月又上两曲,帝数乘龙舟,游五城江中放观,以红越布为帆,绿丝为帆纤,鍮石为篙足。篙榜者悉著郁林布,作粉红色裤,列开,使江中衣,出。五城,殿犹在。齐舞十三位,梁八位。”《唐书·乐志》曰:“梁改其名称叫《酒馆行》。”
  昔经樊邓役,阻潮梅根渚。感忆追过往的事,意满辞不叙。
  
  ○ 同前二首 释宝月
  
  郎作十里行,侬作九里送。拔侬头上钗,与郎资路用。
  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莫作瓶落井,一去无音信。
  
  ○ 同前二首 释宝月
  
  大艑珂峨头,什么地方发临沂。借问艑上郎,见笔者所欢不。
  初发建邺时,船出平津泊。五两如竹林,什么地方相寻博。
  右五曲。
  
  ○ 同前 陈·后主
  
  三江结俦侣,万里不辞遥。恆随鹢首舫,屡逐鸡鸣潮。
  
  ○ 同前 唐·李白
  
  海客乘天风,将船远行役。比如云中鸟,一去无踪影。
  
  ○ 同前 元稹
  
  估客无住著,有利身即行。出门求火伴,入户辞父兄。父兄相教示,求利莫求名。求名有所避,求利无不营。火伴相勒缚,卖假莫卖诚。交关少交假,交假本生轻。自兹相将去,誓死意不更。生龙活虎解市头语,去,誓死意不更。生龙活虎解市头语,便无同乡情。鍮石打臂钏,江米吹项瓔。归来村中卖,敲作金玉声。村中田舍娘,贵贱不敢争。所费百钱本,已得十倍赢。颜色转光净,饮食亦甘馨。子本频蕃息,货赂日兼并。求珠驾沧海,采玉上荆衡。北买党项马,西擒吐蕃鹦,炎洲布火浣,蜀地锦织成。越婢脂肉滑,奚僮眉眼明。通首衣食费,不计远近程。经营环球遍,却到长安城。城中东西市,闻客次第迎。迎客兼说客,多财为势倾。客心本明黠,闻语心已惊。先问十常侍,次求百公卿。侯家与主第,点缀无不精。归来始安坐,富与王家勍。市卒酒肉臭,县胥家舍成。岂唯绝言语,奔走极使令。大兒贩材木,巧识梁栋形。小兒贩盐卤,不入州县征。一身偃市利,突若截海鲸。钩距不敢下,下则牙齿横。生为估客乐,判尔乐终生。尔又生两子,钱刀何岁平。
  
  ○ 贾客乐 张籍
  
  金陵向东贾客多,船中生长乐风浪。欲发移船近江口,船艏祭神各浇酒。停杯共说远行期,入蜀经蛮远别离。金多众中为上客,夜夜算缗眠独迟。秋江青阳红毛猩猩语,孤帆夜发满湘渚。水工持楫防暗滩,直过山边及前侣。年年逐利西复东,姓名不在县籍中。农夫税多少长度劳碌,弃业长为贩售翁。
  
  ○ 贾客词 北周·庾信
  
  五两开船艏,长樯发新浦。悬知岸上人,遥振江中鼓。
  
  ○ 同前 唐·刘禹锡
  
  贾客无定游,所游唯利并。眩俗杂良苦,乘时知重轻。心计析秋毫,捶钩侔悬衡。锥刀既无弃,转变日已盈。徼福祷波神,施财游化城。妻约雕金钏,女垂贯珠缨。高赀比封君,奇货通倖卿。趋时鸷鸟思,藏鏹盘龙形。大艑浮通川,高楼次旗亭。行为举止都有乐,关梁似无征。农夫何为者,辛劳事寒耕。
  
  ○ 同前 刘驾
  
  贾客灯下起,犹言发已迟。高山有疾路,暗行终不疑。寇盗伏其路,猛兽来相追。金玉四散去,空囊委路歧。宛城有大宅,白骨无地归。少妇当此日,对镜弄墨鱼。
  
  ○ 襄阳乐
  
  《古今乐录》曰:“《大庆乐》者,宋随王诞之所作也。诞始为呼和浩特郡,元嘉二十七年仍是为荆州通判,夜闻诸女歌谣,由此作之,所以歌和中有‘威海来夜乐’之语也。”旧舞13人,梁八人。又有《大堤曲》,亦出於此。简文帝寿春十曲,有《大堤》《南湖》《北渚》等曲。《通典》曰:“裴子野《宋略》称晋安侯刘道产为银川巡抚,有善政,百姓乐业,人户丰赡,四夷顺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悉缘沔而居。因而歌之,号《桂林乐》。”盖非此也。
  朝发驻马店城,暮至大堤宿。大堤诸女兒,花艳惊郎目。
  上水郎担篙,下水摇双橹。四角龙子幡,环环江当柱。
  江陵八千三,西塞陌宗旨。但问相随否,何计道里长。
  人言常德乐,乐作非侬处。乘星冒风骚,还侬黄冈去。
  烂漫女萝草,结曲绕长松。晚春虽同色,岁寒非处侬。
  黄鹄参天飞,中道郁徘徊。腹中车轮转,欢今定怜何人。
  洛阳蒲锻环,百钱两三丛。无法买将还,白手揽抱侬。
  女萝自微薄,寄托长松表。何惜负霜死,贵得相缠绕。
  恶见多情欢,罢侬不相语。莫作乌集林,忽如提侬去。
  右九曲。
  
  ○ 同前 张祜
  
  大堤仲阳夜,恒河春水流。DongFeng正上信,春夜特来游。
  
  ○ 江门曲二首 崔国辅
  
  蕙草娇红萼,时光舞碧鸡。城中国和United States年少,相见白铜鞮。
  少年芜湖地,来往宜春城。城中轻薄子,知妾解秦筝。
  
  ○ 同前 施肩吾
  
  大堤女兒郎莫寻,三三五五结计出万全。早上对镜冶容色,意欲取郎千万金。
  
  ○ 同前 李端
  
  湛江堤路长,草碧倒挂柳黄。谁家女兒临夜妆,红罗帐里有电灯的光。雀钗翠羽动明珰,欲出不出脂粉香。同居女伴正服装,中庭寒月白如霜。贾太傅十七称才子,空得门前后生可畏断肠。
  
  ○ 番禺曲三首 梁·简文帝
  
  《通典》曰:“建邺,鞍山也。《禹贡》荆河州之南境,春秋时楚地,魏武始置许昌郡,晋兼置荆河州。宋文帝割凉州置凉州,号南雍。魏、晋以来,常为大旨,齐、梁因之。”
  
  ○ 南湖
  
  千岛湖荇叶浮,复有好日子游。银纶翡翠钩,玉舳中国莲舟。荷香乱衣麝,桡声送急流。
  
  ○ 北渚
  
  岸阴垂枝柳叶,平江含粉堞。好值城傍人,多逢荡舟妾。绿水溅长袖,浮苔染轻楫。
  
  ○ 大堤
  
  保康断中道,行旅极留连。出妻工织素,妖姬惯数钱。炊彫留上客,贳酒逐神明。
  
  ○ 大堤曲 唐·张柬之
  
  南国多材质,莫若大堤女。玉床翠羽帐,宝补袜水花炬。魂处自目成,色授高兴许。迢迢不可知,日暮空愁予。
  
  ○ 同前 杨巨源
  
  二八婵娟大堤女,开垆绝对依江渚。待客登楼向水看,邀郎卷幔临花语。细雨濛蒙湿荷花,巴东商侣挂帆多。自传芳酒涴红袖,什么人调妍妆回翠娥。珍簟华灯夕阳后,当垆理瑟矜纤手。月落星微五鼓声,春风摇晃窗前柳。岁岁逢迎沙岸间,北人多识绿云鬟。无端嫁与五陵少,告别烟波伤玉颜。
  
  ○ 同前 李白
  
  额尔齐斯河临驻马店,花开大堤暖。佳期大堤下,泪向北云满。春风复冷酷,吹小编梦魂乱。不见眼中人,天长音信断。
  
  ○ 同前 李贺
  
  妾家住横塘,红纱满桂香。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莲风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郎食花鱼尾,妾食人猿脣。莫指临沂道,绿浦归帆少。今日白菖蒲花,西楚枫树老。
  
  ○ 大堤行 孟浩然
  
  大堤行乐处,车马相驰突。岁岁春草生,踏青六6月。王孙挟珠弹,游女矜罗袜。携手今莫同,江花为哪个人发。
  
  ○ 三洲歌
  
  《唐书·乐志》曰:“《三洲》,商人歌也。”《古今乐录》曰:“《三洲歌》者,商客数游邯郸三江口往还,因共作此歌。其旧辞云:‘啼将别共来。’梁天监十八年,武帝於乐寿殿道义竟留十大德法师设乐,敕人人有问,引经奉答。次问法云:‘闻法师善解音律,此歌何如?’法云奉答:‘天乐绝妙,非肤浅所闻。愚谓古辞过质,未审可改以不?’敕云:‘如法师语音。’法云曰:‘应欢会而有别离,啼将别可改为欢将乐,故歌。’歌和云:‘三洲断江口,水从窈窕河傍流。欢将乐,共来长相思。’旧舞13个人,梁五个人。”
  送欢板桥弯,相待三派别。遥见千幅帆,知是逐风骚。
  风骚不间歇,香炉山隐行舟。原著鳎沙鱼,随欢千里游。
  湘南酃醁酒,圣地亚哥龙头铛。玉樽金镂碗,与郎双杯行。
  右三曲。
  
  ○ 同前 陈·后主
  
  春江聊一望,细草遍长洲。沙汀时起伏,画舸屡淹留。
  
  ○ 同前 唐·温庭筠
  
  团圆莫作波中月,洁白莫为枝上雪。月随波动碎潾潾,雪似红绿梅不堪折。李娘十一青丝发,画带双花为君结。门前有路轻辞行,惟恐归来旧香灭。
  
  ○ 驻马店蹋铜蹄 梁·武帝
  
  《隋书·乐志》曰:“梁武帝之在雍镇,有童谣云:‘许昌白铜蹄,反缚珠海兒。’识者言:‘白铜蹄,谓金蹄,为马也。白,土黄也。’及义师之兴,实以铁骑。凉州之士皆面缚果如浮言。故即位之后,更造新声,帝自为之词三曲。又令沈约为三曲,以被管弦。”《古今乐录》曰:“宜春蹋铜蹄者,梁武西下所制也。沈约又作,其和云:‘大庆白铜蹄,圣德应乾来。’天监初,舞十多少人,后八个人。”
  陌头征人去,闺中女下机。含情无法言,告辞沾罗衣。
  草树非风流罗曼蒂克香,花叶百种色。寄语故爱人,知笔者心相忆。
  龙马紫金鞍,翠毦白玉羁。照耀双阙下,知是湛江兒。
  
  ○ 同前 沈约
  
  分手桃林岸,望别岘山头。若欲寄新闻,雅鲁藏布江往南流。
  生长宛水上,从事宁德城。一朝遇神武,奋翼起初鸣。
  蹀鞚飞尘起,左右自生光。男兒得丰盈,何苦在归乡。
  右六曲。
  
  ○ 采桑度
  
  《采桑度》黄金年代曰《采桑》。《唐书·乐志》曰:“《采桑》因三洲曲而生,此声苑也。《采桑度》,梁时作。”《水经》曰:“河水过屈县东北为采Sangjin。《春秋》僖公八年,晋里克败狄于采桑是也。”梁简文帝《乌栖曲》曰:“采桑渡头碍亚利桑那河,郎今欲渡畏风浪。《古今乐录》曰:“《采桑度》旧舞十三人,梁五人,即非梁时作矣。”
  蚕生春10月,春桑正含绿。女兒采春桑,歌吹当春曲。
  冶游采桑女,尽有芳春色。姿色应春媚,粉黛不加饰。
  系条采春桑,采叶何纷纭。采桑不装钩,牵坏紫罗裙。
  语欢稍养蚕,一只养百塸。奈当黑瘦尽,桑叶常不周。
  春月采桑时,林下与欢俱。养蚕不满百,那得罗绣襦。
  采桑盛小春月,绿叶何翩翩。攀条上树表,牵坏紫罗裙。
  伪蚕化作茧,烂熳不成丝。徒劳无所获,养蚕持底为。
  右七曲。   

  平生简单介绍

  卢仝(775?— 835卡塔尔(قطر‎,自号玉川子,范阳人。甘露之变时遇害。诗风奇特,在即时极名气。对世世代代怪僻一路。

  月蚀诗

  卢仝

  新圣上即位三年,

  岁次辛酉,

  视若无睹柄插子,律调黄钟。

  森森万木夜殭立,

  寒气赑屭顽无风。

  烂银盘从海底出,

  出来照笔者草屋东。

  天色绀滑凝不流,

  冰光交贯寒朣胧。

  初疑白玉环,

  浮出龙王宫。

  四月十一夜,

  并比不可双。

  那个时候怪事发,

  有物吞食来。

  轮如英豪斧破坏,

  桂似雪山风拉摧。

  百炼镜,照见胆,

  平地下埋藏寒灰。

  火龙珠,飞出脑,

  却入蚌蛤胎。

  摧环破璧眼看尽,

  当天生龙活虎搭如煤炲。

  磨踪灭迹弹指间,

  便似万古不可开。

  不料至神物,

  有此大窘迫。

  星如撒沙出,

  争头事光大。

  奴婢炷暗灯,

  揜菼如玳瑁。

  今夜吐焰长如虹,

  孔隙千道射室外。

  玉川子,涕泗下,

  中庭独自行。

  念此日月者,

  太阴太阳精。

  天公要识物,

  日月乃化生。

  走天汲汲劳四体,

  与天作眼行光明。

  此眼不自作者保护,

  天神行道何由行?

  吾见阴阳家有说,

  望日蚀月月光灭,

  朔月掩日阳光缺。

  双目不相攻,

  此说咱不容。

  又万世师表师老子云,

  五色令人目盲。

  吾恐天似人,

  好色即丧明。

  幸且非春时,

  万物不娇荣。

  笔架山破瓦色,

  绿水冰峥嵘。

  花枯无女艳,

  鸟死沉歌声。

  顽冬何所好,

  偏使一目盲。

  据说古老说,

  食月蝦蟆精。

  径圆千里入汝腹,

  汝此痴騃阿何人生?

  可从海窟来,

  便解缘青冥。

  恐是眶睫间,

  揜塞所化成。

  轩辕黄帝有二目,

  帝舜重瞳明。

  二帝悬四目,

  四海生光辉。

  吾不遇二帝,

  滉漭不可见。

  何故瞳子上,

  坐受虫豸欺?

  长嗟白兔捣灵药,

  恰似有意防奸非。

  药成满臼不高度,

  委任白兔夫何为?

  忆昔尧为天,

  五日烧九州。

  金烁水银流,

  玉丹砂焦。

  六合烘为,

  尧心增百忧。

  帝见尧心忧,

  勃然发怒决洪流,

  立拟沃杀十二日妖。

  天高日走沃不比,

  但见万国赤子乌棒头。

  当时九御导19日,

  对立节幡麾幢旒。

  驾驶六九六十三头

  蛟螭虯,掣电九火辀。

  汝若蚀开齱齵轮,

  御辔执索相爬钩。

  推荡轰訇入汝喉。

  红鳞焰鸟烧口快,

  翎鬣倒侧醆邹。

  撑肠拄肚礧傀如山丘,

  自可饱死不更偷。

  不独填饥坑,

  亦解尧心忧。

  恨汝时当食,

  藏头扌厌脑不肯食;

  不当食,

  张唇哆嘴食不休。

  食天之眼养逆命,

  安得天公请汝刘!

  呜呼!人养虎,被虎啮;

  天媚蟆,被蟆瞎。

  乃知恩非类,

  豆蔻梢头风度翩翩自作孽。

  吾见患眼人,

  必索良工诀。

  想天不异人,

  爱眼固应意气风发。

  安得常娥氏,

  来习秦缓术。

  手操舂喉戈,

  去此睛上物。

  其初犹朦胧,

  毁久如抹漆。

  但恐功业成,

  便此不吐出。

  玉川子又涕泗下,

  心祷再拜额榻沙土中。

  地上虮虱臣仝告愬帝国王;

  臣心有铁一寸,

  可刳妖蟆痴肠。

  上帝不为臣立梯磴,

  臣骨肉身,

  无由飞老天爷,扬天光。

  封词给与小心风,

  越排阊阖入紫宫。

  密迩玉几前劈拆,

  奏上臣仝顽愚胸。

  敢死横干天,

  代天谋其长。

  东方苍龙角,

  插戟尾捭风。

  当心开明堂,

  统领四百二十鳞虫,

  坐理东方宫。

  月蚀不施救,

  安用东方龙?

  南方火鸟赤泼血,

  项长尾短飞跋刺,

  头戴丹冠高逵枿。

  月蚀鸟宫十七度,

  鸟为居停主人不发掘。

  贪向何人家?

  行赤口毒舌。

  毒虫头上喫却月,不啄杀。

  虚眨鬼眼明,

  鸟罪不可雪。

  西方攫虎立踦踦,

  斧为牙,凿为齿。

  偷牺牲,食封豕。

  大蟆大器晚成脔,固当软美。

  见似不见,是何道理?

  鹰犬根天不念天,

  天若准拟错准拟。

  北方寒龟被蛇缚,

  藏头如壳如入狱,

  蛇筋束紧束破壳。

  寒龟夏鳖生机勃勃种味,

  且当以其肉充月霍。

  死壳没信处,

  唯堪支床脚,

  不堪钻灼为天卜。

  岁北十分大帝福德,

  官爵奉董秦。

  忍使黔娄生,

  覆尸无衣巾。

  天失眼不吊,

  岁星胡其仁?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辞典: 卢仝诗鉴赏

关键词: 澳门微尼斯人 诗 歌

上一篇:唐诗鉴赏辞典: 张谓诗鉴赏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