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姜夔《庆宫春》宋词鉴赏

来源:http://www.jmhczg.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56 发布时间:2019-05-18
摘要:浏览次数: 小编:陈志明 来源: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悉渐满空阔。呼作者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忧伤重见,依约泰安,黛痕低压。采香径

浏览次数: 小编:陈志明 来源: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悉渐满空阔。呼作者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忧伤重见,依约泰安,黛痕低压。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什么人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毕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近来安在?唯有栏干,伴人壹霎。

  “风暖”那壹联设色浓艳,《散文家玉屑》(卷叁)把它归入“绮丽”1格。风是“暖”的;鸟声是“碎”的──所谓“碎”,是说轻而多,唧喳不已,洋溢着生命力,刚好与死寂的程度绝相持;“日高”,见出阳光的灵秀;“花影重”,能够想见花开的繁荣。绮丽而妙,既写出了盛春早上的超人场景,反衬了怨情,又承上启下,因而引出了新的联想。

  绍熙丁亥大年夜,予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唯有作家壹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銛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雪浪肆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卮酒不能够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片,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无益,然意所耽,不能够自已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10余解。

宋词鉴赏: 姜夔《庆宫春》宋词鉴赏。  从诗的意象来看,《西宫怨》似不只是作家在代宫女寄怨写恨,同时也是小说家的自况。人臣之得宠首要不是依赖才学,那与宫女“承恩不在貌”如出壹辙;宫禁斗争的复杂性与仕途的险恶,又不免使人钦慕起民间无拘无束的生活,那与宫女惊羡越溪女天真无邪的生存又并无2致。它不止是宫女之怨情,还隐喻当时紫灰政治对人才的戕杀。

  《文心雕龙·知音》,“慷慨者逆声而击节,蕴藉者见密而高蹈,浮慧者观绮而跃心,爱奇者闻诡而惊听。”此词小序谓诗友作品的重中之重特色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可知知音会心在此。《庆宫春》风格沉郁而飞动,创作态势十二分当真,“过旬涂改乃定”,很值得注意。

  那首诗以“风暖”1联饮誉诗坛,就全篇而论,无疑也是1首意境浑成的好诗。

  缪钺《论姜夔词》谓,“同为忧国哀时之作,稼轩词如钟鼓镗鞳之响,白石词如萧笛怨抑之音。”白石爱国忧民深刻,与辛幼安等力主恢复沦陷金国的北方领土,但他的诗篇不象陆务观、辛忠敏那样大声疾呼正面攻坚,往往玖折回肠言外之意,无法无法认那也是壹种斗争形式。

  历来写宫怨的诗多数不着“春”字,尽管是写青宫之怨的,也从没一首能象杜荀鹤那首那样传神地把“春”与“宫怨”密合无间地球表面现出来。

  绍熙2年(11玖1)秋在罗萨里奥作《摸鱼儿》,意境奇诡的冷色调与《庆宫春》相类,可作比较:“天风夜冷,自织锦人归,乘槎客去,此意有哪个人领?空赢得,今古Samsung炯炯,银波相望千顷。”那明显写的是西魏灭亡的“靖康之耻”,“织锦人”、“乘槎客”正是被金人掳去北方的徽钦二帝和后妃后宫3000人。后三句以“今古Samsung炯炯”极写3个丁卯忍辱偷生之痛,使人有齿发俱寒之感。类清空深邃、明净神奇的《庆宫春》。

  早被婵娟误, 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 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 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 相忆采莲花。

  姜夔  

  眼下声响、光亮、色彩交错融入的情景,使宫女想起了入宫从前每年在本乡溪水边采莲的喜欢场景:莲茎、罗裙,一色裁成,六月春似脸,脸似水旦,多个人一队,六个人一批,溪声潺潺,笑语连连……“越溪”即若耶溪,在湖南济南,是当场赏心悦目的女子浣纱的地方,这里借指宫女的家乡。那两句以过去相比今后,未来日的快乐反衬出明天的抑郁,使含而不露的怨情具有尤其悠久的气派。诗的后4句虽是客观的写景与叙事,然则揭发字句的蒙古包,却足以听到宫女隐微而又非常难过的啜泣之声。

  据《吴郡图经续志》,“垂虹”是吴江桥亭名,“吴江利往桥,庆历八年,县尉王廷坚所建也。……桥有亭曰垂虹。”小说家有多次深冬雨雪天气夜过吴江的奇怪经历,或小舟经垂虹亭下,或步行过桥经垂虹亭,情景影像深刻。复点染以小说家特有的观念激情,遂成浩渺奇诡之词。此番白石与张(平甫)、俞(商卿)、葛(朴翁)同过吴松,四人所作诗词编为1卷《载雪录》,时人题句有“乱云连野水连空,唯有沙鸥共数公。”“诗宗峥嵘照眼开,人随尘劫挽难回。”点明《载雪录》和《庆宫春》虚明静净之境并非真空。“盟鸥”呼笔者又“背人”而去;隐隐“伤心重见”的深山“黛痕低压”,心思极度致命;数公高歌什么人答,只可以雪夜长桥般“飘然引去”;凝想中的1切美好事物(以“明珰素袜”作形象表示),“目前安在”?长桥栏干,也只好“伴人一霎”。大家将没遮栏地陷入暮愁烟雨的无穷空阔。“空赢得,今古三星(Samsung)炯炯。”国家民族危亡之痛,沉沉寥阔得如渺渺银汉,孝宗以来的文恬武嬉、苟且误国,更在不言中了。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 姜夔《庆宫春》宋词鉴赏

关键词: 澳门微尼斯人 诗 歌

上一篇:宋词鉴赏: 韩疁《高阳台》宋词鉴赏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